第十四章 观而不学 有心无求(1 / 2)

万法无咎 巡山校尉 1551 字 14天前

吕玄尚未退回本阵,缥缈宗旗下,有一人似乎早已迫不及待了。

纵起遁光,却见绿影一闪,旋即高声叫道:“领略林师妹的高明手段,我早已等不及了。”

“只是有个不情之请,林师妹勿要效仿方才轩辕师兄的路数,且容我施展手段才好。”

蒲方舆等人见之,心中一奇。

申思平更是暗中嗤之以鼻。这琉璃天之上的争斗事关重大,尤其是守擂之人须得面对五位敌手。临场对敌之际,自然是怎么省力怎么来。如此要求,未免不合情理。

入阵之人绿裙鲜亮,风姿玉容,双眸闪闪发光,映照出一种别样的生动活泼。

缥缈宗游采心。

这一番言语,若安在常人身上,未免有些古怪;就算是九宗嫡传,也略略有些匪夷所思。但是有吕玄“珠玉在前”,此时竟不教人觉得突兀。

琉璃天之会,不单单是赴会参展者,将本人调整状态至最佳。就算是诸宗真君,静观风云之辈,此时心意明锐也远远超出常时。

在九宗内部,尤其是辰阳、藏象阵营的视野内,因越衡一方英才累出的缘故,游采心并不在最值得注意的序列中。

但此时以最入境的神气观辨之法,却能感受到——

此人气象,与吕玄有殊途同归之处。

当然,因二者年齿之先后,这话应反过来说,是吕玄的成长,有可能是在游采心处触类旁通、同流演化而又有进益。

吕玄的心意,率性随心,“想来就来”,分明直承于此,但其性空灵,不若游采心之色彩浓郁,心花烂漫。

林双双报之以一笑,温声道:“好。”

她这一笑,却轮到越衡阵营中南宫掌门、薛掌门、元鹰掌门、施真君等人,各自惊奇。

九宗嫡传的性相特征,林双双、杜念莎二人,是“天真意趣”之象。

只是杜念莎的天真之中,暗藏一丝倔强骨力。尤其是久经磨炼之后,病树疬火,脱胎换骨,更是与昔日气象有所损益。唯有林双双,是纯粹持有此象,天真意趣,妙若天成。

入阵至今,林双双反倒是冷肃如仙,静谧深邃。旁人也不在意,只道是因为琉璃天之争事关重大,她态度郑重,方是如此气象。

但此刻见她这一笑,才知大谬。

盈盈浅笑之中,从前之天真固然可以望见端倪;但更多的是智珠在握、凭栏介立的风采。认真说来,一跃乎更类于秦梦霖、魏清绮,彻底颠倒过来,成了心智长于面容。

数十载不见,判若两人,天旋地转。

林双双既允了游采心令其尽情施展手段,自不会先出手抢攻。

但奇怪的是,游采心竟也并未急着出招,而是右手拇指、食指托住下颌,似乎在思索些什么。

直至一刻钟之后,有几位嫡传似乎微有不耐之时,游采心终于出手了。

双掌合十当胸,两道圆周翻滚幻化,将游采心围绕圆心。直径十余丈到二三里不等,大小盈缩而动。

内侧之环,是纯白中泛着一丝浅蓝;外侧之环,却是细腻如丝线的赤色。

分明是内主防御、外主攻杀的缥缈正法。

虽然其不能做到绝对的攻守均衡,但是很显然亦从魏清绮的完道收获中汲取甚多,极大的修缮了此法门原先之气象。

不过……

此法一出,不但是林双双微微一愕,其余无论九宗嫡传,还是旁观看客,面色都变得古怪起来。

原来,游采心所动用的神通之象,不仅仅是单纯的两“环”。

内外两“环”之间约莫有二三尺宽的空隙,当中竟是以法力气机,演化出种种奇妙的形象,约莫有数十种之多,等分于环中。

观那形象——

有矫健灵动的狸猫;

有欢腾奔走的马驹;

更有食铜兽、九节狼、碧眼貂等兽类的幼崽,皆是卖相极佳、仿佛婴儿之类的小兽。

牙牙语语,萌态可掬。

一众宾客之中。

纵然以荀申的来沉寂冷厉,也不由莞尔一笑。

包括荀申在内,所有人见到这形象的第一反应,势必是其中暗藏着什么道术玄机。

但仔细辨认,游采心的神通道术,干净明练,理路清晰,完全隐藏在“一攻一守”的两环之中;似乎这些奇怪的动物幼崽一类,真的只是游采心个人的喜好之举,徒然消耗法力,而没有任何实际用途。

在大战之际,面对林双双这样的敌手,尤不全力以赴,这已不能说是率性,而是任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