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y!Satan(六)(1 / 2)

魔鬼的体温 藤萝为枝 3313 字 6个月前

,(首字母+org点co)!

海风呼啸着吹,今晚并不算一个很好的天气。

高琼探出一个头,海上无月,远远似乎还能听见海浪击打船身的声音。她看见昏黄灯光映照出不远处那对男女的影子。

光影下,他自己取下了面具。抬起怀里少女的下巴,微微低头。

高琼嘴巴里一阵发苦,跺跺脚跑了。她想,这回于上弦一定欠她很大一个人情了。

贝瑶闻到海风腥咸的味道,夹杂着男人怀里的清冽之感。他的唇冰冷,一如大海里不远处那盏灯塔的寥落味道。

她来不及闭眼,便看见了他的模样。

他确实不再是少年气满满的裴川了,眉宇间沉淀着岁月的孤独。对于贝瑶而言,来到这个世界是课堂上一场突入其来的变故,但是对于裴川来说,是她死后快五年,一千多个日日夜夜后的救赎。

她起先无措拉住了男人了衣襟,他的吻很轻。贝瑶担忧他体内的“往生”,她并不知道那是怎样一种疼痛。

渐渐的,她明白了。

他额上沁出冷汗,纵然在盛夏六月,并不冷的天气,然而他肌肤冰凉。

裴川体温一直是滚烫的,这是唯一一次例外。

贝瑶错开男人的唇,她没什么力气,靠在他肩头,轻声道:“把我送回去吧,我知道你很痛。”

他抿唇,手指抚上她的脸颊,只是淡淡笑了笑。

“你之前问我,是不是很喜欢你。”他说,“非常喜欢。”

他说这话时,修长的手指替她拉了拉胸.前的衣襟。

贝瑶怕他痛,然而此时听见他的告白,她心里欢喜,努力仰起小脑袋吻了吻他下巴。

他摸摸她头发。

贝瑶心想,这样就行了,不管在哪个世界,裴川都鲜少主动触碰她,今天这个吻算是例外了。

他沉默片刻,控制着轮椅后退两步,关上了门。

室内隔绝海浪声,贝瑶没有反应过来,不解地看着他。

Satan将她掩盖好的衣服重新解开,少女腰肢纤细,在暖黄光的室内,她肌肤莹白。

他修长的手指一寸寸探过去,像是国王巡视自己的疆土。

玲珑的腰线,腰窝儿可爱。

贝瑶脸颊通红,她吃力地抬手捏住他袖子。

Satan抿抿唇,说:“你可以说不。”

她张了张嘴,看见了他苍白的唇色。

她先前一直以为时间久了,Satan不像裴川那么喜欢她,他整天开会,大多时候也并不同她一起。他看她时,眼里像是看风、看水、山川、蓝天,仿佛缺了很多爱意,似乎哪怕有一天她离开了,Satan依然能毫无波澜地过下去。

现在她知道他多么爱她。

他手指一寸寸下移,痛出了冷汗,瞳孔微微收缩,然而目光是喜爱温柔的。

少年的他,并不会碰自己。他像对待一件昂贵的珠宝一样,爱她的珍贵,却希望她有更好的未来,被放在更美的地方,而不是面对他怀中褴褛。

贝瑶被高琼送过来的时候就想,Satan肯定不会接受啊,他这么绅士!

然而Satan不是绅士。

对Satan来说,一切自卑都淡化在了时光里。他一无所有,便宠辱不惊。

贝瑶虽然觉得被他这样摸很羞耻,然而还是松开了捏住他袖子的手,干脆埋首在他怀里。

算啦,Satan开心就好。

他都不怕痛,她怕什么羞。

男人声音低沉:“还回家么?”

“不回了。”她在他怀中声音闷闷的,“回不去。你身边就是我的家。”

他不语,吻落了下去。

*

半夜海风刮得最剧烈的时候,于上弦被捞上来了。

他像条死鱼一样瘫在甲板上,出的气儿多,进的气儿少。

高琼蹲在他身边,怜惜地踢了踢他:“啧啧,真是惨,真是惨啊。”

于上弦睁开眼睛,艰涩地道:“高小姐脚下留情,别把我踢死了。”

高琼也气啊,她瞪圆了眼睛:“为了救你这个白眼儿狼,我不知道牺牲多大。”

她还待说话,身边几个人就把与于上弦给带走了。

高琼说:“你们把他带到哪里去?”

大汉回答:“Satan的命令,让于先生静养。”

高琼皱了皱眉,不甘心地道:“那你们不要把他弄死了啊。”

“我们会的,高小姐。”

高琼始终想不通这件事,Satan到底在想什么呢?半晌她大喊了一声卧槽!

Satan和小妖精还在度春宵,但是于上弦已经被捞上来了,这就是说,Satan早就算好时间放过于上弦。

那她岂不是白白把小妖精送上Satan的床?

高琼无语望天。啊,海上的风雨真是大啊。

*

第二天并没有放晴,快天明的时候,海上暴风雨看着乌压压的,游轮上也只有自带的灯光,天空暗沉。

他轻轻摩挲着怀里少女的脸,她有种幼嫩娇气的美丽,不满被他打扰,下意识远离他身边。

裴川把她拉了回来,她终于睁开了眼睛。

“怎么了,有什么事吗?”少女嗓子哑哑的,有点儿娇意。

他低眸看她,轻轻嗯了一声。

她瞌睡便醒了大半:“有什么事?”

“我和你说些话。”裴川道,男人声线很低,“瑶瑶,我们这个世界,并不像你那个世界。这个世界没有秩序,法律也被破坏了。我很抱歉让你面临这样糟糕的环境。”

“在这里活得好,首先你得强大。往生就是最好的武器,我当时往于上弦、高琼,以及其他‘往生’高层体内植入往生的时候,都有保留控制芯片的备份。”他点点她眉心,“现在在这里。”

贝瑶摸了摸自己额头,不痛不痒的:“你怎么放进去的?”

他只是笑笑,温和地道:“以后有机会和你解释,但是你要听听更重要的东西。没有人会无端付出和无端忠诚。高琼性格粗犷,做事情心思反倒细腻,表面看着大大咧咧,心性却无比坚定,她认准了谁,通常不会背叛。而于上弦心思复杂,他够聪明,喜欢玩阴招,喜欢弄权,不可以完全信任,有背叛的苗头,立刻下让他自杀的命令。”

她被裴川语气里云淡风轻的狠戾吓到了,睁圆了一双乌溜溜的杏儿眼,怀疑自己听错了:“杀了?”

裴川:“嗯,不要犹豫。”

“可是。”贝瑶道,“你和我说这些做什么?你才是他们的老板,你说这些我心里会有不祥的感觉。”

他顿了顿:“我有一种往生的解决办法,将现在的往生植入,吞噬初级往生。”他看着她的眼睛,语调很慢,一字一句,“但是后果无法预料,可能瘫痪、可能眼瞎耳聋,也可能会死,再也醒不过来。”

她听了立马摇头:“不可以。”

裴川低头吻了吻她粉嘟嘟的脸颊:“听话。”

贝瑶有些生气了:“不许去!这个办法这么危险,难道不能想想更安全的办法吗?”

他语气很软,透着浅浅的笑意:“我爱你。”

裴川解释:“一直违背初代往生的命令,那种痛苦,并不比死了轻松。”

海风呼啸,似乎那种冷要透进人骨子里。

贝瑶受不了这样进退皆是可怕后果的局面,脸颊埋在被子里小声啜泣。

他叹息一声,哄道:“先给我穿一下衬衫好不好?”

被子里露出一张少女的脸,满脸都是泪。可怜又可爱。

裴川说:“这件事要在上岸之前完成,只能今天去做,明天就靠岸了。”裴川笑笑,“我痛得没力气,拜托瑶瑶了,嗯?”

海风吹不进室内,他好笑地看着她边抽泣边认真给他穿衬衫。

一颗颗扣子为他扣好,她藕臂嫩生生的,上面几点他吮出来的红痕。

他一眨不眨地看着她:“还有领带。”

她似乎并不会系,琢磨了半天,磕磕绊绊系好了。

裴川目光奇异又温和。

他并不是那个少年时的自己,他喜欢引导她做一些让人欢喜的事。

*

于上弦醒过来才发现自己被间接软禁了,他挑了挑眉,想起昨晚从高琼口中听到的只言片语,心中颇为微妙。

为什么Satan会在这个时候将他软禁起来?

然而四四方方一间屋,他连海风都感受不到,只昨夜有医生过来看了一趟,他至今都是虚弱的状态。

他的目光透过那扇窗户,Satan想要做什么?

他目光无法触及之处,阿左推着裴川出现在了游轮的医疗室。

裴川脸色苍白,平静地冲医生点点头:“开始吧,阿左去外面守着,不要让人进来。”

憨厚的阿左应了一声,连忙出去外面了。

医生戴好手套:“你确定吗?”

裴川淡淡道:“嗯。”

相识这么多年,医生见过初代和如今的往生。两者相吞噬,相当于拿刀子一刀刀割内脏的痛苦。

他叹息了一声:“值得吗?”

裴川说:“你一定不知道,另一个世界的我,在为她坐牢。”他自己笑了笑,“听起来很好笑是不是?我也觉得好笑,越年轻爱得越真诚,你看,我现在就不会再为她当个好人主动去坐牢。我甚至告诉了她,我可能会死。这样哪怕真死了,她也会记我一辈子。是记得Satan,不是和那个人一样的裴川。”

医生虽然听不懂,可是听懂了他话语里的偏执。

医生道:“省省吧,你也是裴川啊。你可能早忘了,当初是怎么让我给你植入了初代芯片的。你忘了那种感情,现在又重新爱上她,你不比年少时差。”

裴川嘴角勾出一丝嘲讽。

门外少女忐忑不安又清脆的声音响起:“你听得见吗?听得见吗Satan?”她大声道,“我等着你,一直等着你,你一定要成功啊!”

见他没有回应,她拍拍门威胁道:“你如果失败,我就回家了!永远也不回来了。”

裴川嘴角的嘲讽僵住。

医生觉得好笑。

他动刀的时候,裴川默了默,突然开口:“我想活着,拜托了。”

医生没说话,点了点头。他想起差不多五年前,他也说过类似的话。他说,“我想活着,忘记她就好了。”

从此坟前每年种一回玫瑰,他像是去探望一个无关紧要的故人,似乎真的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