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9章 番外八(1 / 2)

初八,又逢百年大比。

此次大比依旧在衡阳宗举行,现在的百年大比与以前不同,以往百年大比是为了交流讯息,共同对抗魔族,现在仙魔两族暂且和平共处,百年大比自然只有考校后生的作用。

苏苏提前向公冶寂无修书一封,表示希望和澹台烬带着妖魔界年轻的修士过来比试。

公冶寂无读完了信,自然没有异议。

知晓魔君要来,衡阳宗几日前就开始张罗庭院,准备招待魔族客人。

说实在的,弟用们颇为忐忑,千年前澹台烬如何暴虐杀人的一幕历历在目,现在想想这样一个大魔头来自己宗门,但凡他翻脸,那就是一出无人生还。

虽然知晓澹台烬拯救了六界,可是心理阴影不是一时半会儿能散去的。

宗门内人心惶惶,作为信任掌门的公冶寂无心中多有无奈。

好在他心态不错,安慰道:“放心,即便出事,也是掌门死在你们前头。”

月扶崖纳罕道:“掌门师兄竟然也会开玩笑了?”

公冶寂无淡淡一笑。

弟用们并没有被掌门的冷笑话安慰到,大比那日,人人忐忑地等着澹台烬到来。

天边黑云聚集,浓烈的暗色让众弟用忍不住抬头看。

一架九头鸟怪物车辇从天边驶来。

公冶寂无迎风而立,温和笑道:“师妹。”

果然,车辇上一只白皙的手掀开车帘,露出苏苏一张带笑的脸:“大师兄,扶崖!”

苏苏跳下车辇,久久没见昔日的家,此次说是比试,回来看看才是主要目的。

以前苏苏在衡阳就是众人的小师妹,如今她回来,当年的师兄师姐们个个高兴不已,瞬间忘了她的神女身份,统统围了过来。

一众人热络而亲昵地讲着话。

跟随九头鸟车辇来的妖魔界修士看看苏苏,又看看乌云压顶的车辇,都选择安静如鸡。

都知道,其实这什么破烂大比,魔君是不屑来的。

倒不是怕妖魔族的年轻弟用输了丢人,妖魔个个好战,摩拳擦掌跃跃欲试。魔君不愿来的原因,是据说衡阳宗这里有许多魔君曾经的情敌。

俱都比曾经的魔君善良正直。

如今魔君不太美妙的心情,连九头鸟都感受到了。

澹台烬单手抱着阿宓下了马车,一眼就看见了对面玉树临风的公冶寂无。

这个人与他的夙命纠缠何其深重,澹台烬眯了眯眼,若无其事抱着女儿走了过去。

公冶寂无眸色温润,不悲不喜。望向他怀中阿宓时,他略怔,随即眼眸温柔下来。

“你就是阿宓吗?”

阿宓水汪汪的大眼睛看着公冶寂无,半晌眨了眨眼,冲公冶寂无伸手:“师伯抱抱。”

公冶寂无略微僵硬地伸出手,把阿宓从澹台烬怀里抱了过去。

澹台烬挑眉,松手。

苏苏看看阿宓,又看看僵硬的师兄,走到澹台烬面前,悄悄拧了一把他的腰:“喂,你和阿宓搞什么鬼?”

澹台烬低眸,笑看她:“不相信我就罢了,怎么连自己女儿都不相信?”

苏苏:“……”阿宓只有在她面前乖一些,自从澹台烬归位,小阿宓就是个无法无天的大魔头。

偏孩子她爹每次都笑盈盈赞赏地鼓励阿宓干坏事。

女儿长得像自己居多,可她到底是神魔混血,骨子里下意识带着澹台烬独有的恶劣。

苏苏听见小丫头咬着手指问公冶寂无:“师伯,你的道侣呢?”

公冶寂无沉默了一瞬,温和答道:“师伯没有道侣。”

“哦,师伯为什么没有道侣?”

公冶寂无鲜少与这么小的孩子相处,一时发现自己没法回答,与阿宓大眼瞪小眼。

苏苏连忙走过去:“师兄,把阿宓给我吧。”

阿宓回头,看了眼自己魔君父亲。

澹台烬唇微微上扬,不辨喜怒。

阿宓自然更听苏苏的话,放过公冶寂无,自己站在了地上。

“抱歉师兄,阿宓把你衣裳弄脏了。”苏苏说。

公冶寂无低眸一看,果然自己肩膀上有个孩用留下脏乎乎的巴掌印,上面还沾着糖渍。

“不妨事。”他掐了个决,把衣裳清理干净,“大比即将开始,诸位道友请入席。”

众人依次落座。

苏苏看着面前两张一大一小的脸,警告道:“不许在衡阳宗闹事,也不许整公冶师兄,听见了吗?”

阿宓很听话,连连点头:“阿宓知道了,娘亲。”

苏苏亲亲她脸蛋儿:“阿宓真乖。”

到底孩子心性,阿宓很快就乐滋滋的,看场上比赛了。

“你呢,澹台烬。”

澹台烬沉默片刻,似乎颇为不甘心。

见苏苏依旧盯着他,他只好说:“知道。”

苏苏松了口气,澹台烬答应她的事,一定会做到。

苏苏笑着在他耳边说了句话,澹台烬闻言,眸中也带上浅浅笑意。

他们讲话,公冶寂无都看在眼里。

摇光坐在他身边,羡慕地说:“以前觉得,沧九旻这个人,阴郁冷漠,现在看来,他对苏苏挺好的。”

公冶寂无轻轻点头。

是挺好的。

苏苏说话时,澹台烬听得很专注,眼中只有苏苏一个人的影子。苏苏说什么,他眼睛里都有细碎的光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