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四(1 / 2)

(注:本番外为幻想番,与正文无关,大家不用联想到正文。)

驰厌在开会,他手机叮咚一响,驰厌瞥了眼,是驰一铭发来的消息。

他抽回视线,目不斜视,让人事部抓紧时间整改。

会议开完已经晚上八点了,驰厌拧眉,揉揉眉心。

水阳追上来:“boss,你的手机没带。”

“谢谢。”驰厌接过来,点开手机,里面是几条未读的消息。

【哥,你别总那么忙,有空也来医院看看姜叔呗。】

【来的时候避着点穗穗啊,她有些怕你,你知道的,毕竟你不爱笑嘛。】

驰厌抿住唇,继续往下翻。

【哦,忘了给你说,今年国庆节,我和穗穗就要订婚了。我知道你很忙,但是到时候你别缺席啊。】

这几条消息后面,拍摄了一段短短的视频——

视频里,少年揽住少女的肩,笑眯眯说:“来穗穗,为表诚意,你亲自请咱们哥哥来婚礼。”

少女看着镜头,晶莹的眼睛十分清透。

她长了几次嘴,都没能喊出那声“哥哥”,憋得脸颊通红。

驰一铭挑眉,对着镜头慢慢说:“哥,穗穗比较害羞,你见谅。”

驰厌看完这一段,关上手机,闭了闭眼靠在后车座上。

他面无表情,不知道在想什么。

水阳视线余光也看见了这一段:“驰少要结婚啦?啧,这姑娘挺好看的。”

驰厌没说话。

水阳拿着文件问他:“那boss你要去医院还是回家?”

这段时间公司很忙,毕竟是年轻的上市公司,里里外外有许多事情需要处理。但是驰厌有空总会去医院坐坐,水阳都习惯了老板去探望一个中年男人,所以下意识问这句话。

然而这次驰厌冷冷道:“不去医院,回吧。”

司机得了令,往驰厌家的方向开。

水阳察言观色,纳闷地想,他不过问了一个很普通的问题,boss生什么气?怎么情绪一下子不太好了?

*

半夜下了一场雨,电闪雷鸣中,姜穗猛然睁开眼睛。

她额头沁出细细的薄汗,眼神还有片刻空濛。几乎下意识的,她伸手摸了摸身边位置,医院陪护的床冰冰冷冷,没有另一个人的体温。

姜穗急促地喘着气,点开手机看日期。

等她脑子清醒一些了,她吃惊地看着这个日子。

她做了冗长一个“梦”,梦到她重新回到九岁那年,命运和现在大不相同。她见证了如今R市人人皆知的大佬驰厌成长史,最后还成为了他的妻子。

婚后他把自己疼到了心尖尖上。

然而这个“梦”太过真实,真实到比她如今身处的坏境还要清晰几分。

她下床倒了一杯凉开喝,才平复了急速的心跳。

睡不着,姜穗干脆翻开杂志。这是约莫两周前外面发的财经杂志,姜穗也不知道为什么没有扔,她翻到人物访谈那一板块。恰好就是讲驰厌的。

访谈自然没能请到驰厌,他如今的身价远远不是这种小杂志社能请到的。撰稿人把仇厉的成长经历洋洋洒洒写了几大篇,当然大多数是脑补或者猜的。

驰厌捐助建立了许多希望小学,让山村没有书念的孩子都可以去读书。还有许多疾病帮助机构,给人带来生的希望。

他在纸上的形象伟岸,然而他从不借助于这些哗众取宠,他几乎从不出现在公众前。

甚至有媒体猜测,这位富豪已经四五十岁,说他和蔼慈祥。

今晚前,姜穗看到这些臆测想笑。在她眼里,这个男人冷漠孤高,他偶尔会来医院探望姜水生,然而几乎很少与她说话,每次说话都是冷冰冰的语气。只不过驰一铭特别喜欢在他面前和自己“恩恩爱爱”。

姜穗一直觉得,他是讨厌自己的。

可是那个真实的一辈子,让她看清了许多事情。

这感觉太奇妙,就像是突然有一天有人告诉你,最讨厌你的那个人其实特别喜欢你。

*

理清事件始末,姜穗决定下次驰厌来医院时和他摊牌。

她暗暗咬牙,驰一铭这个混账。撒谎骗她肝.源是他找的就算了,偏偏他一直说驰厌有多讨厌自己。更甚者,他今天笑嘻嘻掐住她下巴,不容置否宣布,十月订婚。

订婚?他和鬼订婚去吧。

她要让驰厌打死他。

可是一直过了一个星期,驰厌也没来。

驰一铭倒是天天来,他来了就摇头叹息:“唉你别介意啊,我哥确实不太喜欢你,但是没关系,又不用他喜欢,我喜欢你就成了。”

姜穗:呵呵。

九月下旬,姜穗终于在给姜水生买晚饭的时候看见了驰厌。

他穿一件薄的灰色风衣,从医院经过。

男人气质很冷漠,他脊背挺得很直,步子特别大,气场强得让人忍不住驻足看他。

姜穗看见他,竟然有种久久被冷落委屈的感觉。

她喊他:“驰厌。”

声音并不算大,男人却一瞬间停住了步子。

姜穗蹬蹬蹬跑到他面前,抬头看他。

男人很高,靠近了能闻到他身上浅浅的烟味儿。她有些恍惚,毕竟梦里他是不抽烟的。

这样的差别让她有一瞬不确定,他真的喜欢她吗?

那种像大海一样厚重深沉的爱,如今也同样存在吗?

男人烟灰般的瞳孔静静看着她:“什么事?”他说话时眉头蹙起,很容易让人觉得不耐烦。

姜穗鼓起勇气:“我不想嫁给驰一铭。”

他看着她,半晌姜穗听见他冷冷淡淡的声音:“关我什么事。”

他往地下停车场走。

姜穗开始怀疑人生,那个真实得不得了的梦是假的吗?他为什么能傲慢成这个样子?

她摸摸心脏。

不是假的,她看见他会觉得委屈,想让他抱抱,也会抑制不住心动。

她跑到停车场。

男人坐在车里抽烟,不知道为什么,他没有启动。

驰厌没想到她会跟过来,他摁灭了烟。

直视车窗外委屈巴巴凝视他的“小麻烦”。

驰厌最近心情确实不好,整日整夜工作,才不用去想些不属于他的事。今天姜穗来给他说不想和驰一铭订婚,他心脏重重跳了一下,随后恢复平静。

经常收到驰一铭“秀恩爱”的照片,驰厌知道,驰一铭和她感情似乎很好,这种气话,只是小姑娘闹脾气而已。多半一铭有哪里得罪她了,要是自己当了真,那才是真的好笑。

那些从不对人说起的龌龊心思,无处躲藏时才显得最为低贱。

想到这些,他内心烦躁,语气也不善:“你要什么去和他说,和我说做什么?”

少女愣愣看着他,水汪汪的眼睛委屈得仿佛下一刻会落泪。

他指节微微泛白,却依旧冷冷看着她。

她摇摇头,趴在车窗前,看着他冷漠的眼睛,软声说:“因为你喜欢我。”

驰厌身体猛然僵住,还有片刻被人戳穿的狼狈。

姜穗偏头:“是吗?”

驰厌:“不是,放手。我让一铭来接你。”

姜穗明亮的看着他,带着浅浅的笑意。她也不说话,看着驰厌摸出手机,半晌也没解开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