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七十七章 一路向西(2 / 2)

加入书签

孟优摸着高高肿起的脸颊,终于松了口气,他一马当先,直奔到寨门,连声高呼道:“大王回来了,快开寨门!”

他大喊三声,寨门却纹丝未动。

孟优大怒下马,欲要抬腿踢门,却见望楼上现出一张汉人的脸,一位身着半甲的年轻人俯身朗笑道:“大王安否?在下李遗,等候大王多时!”

说话间,无数弓箭手探出脑袋,齐齐举弓,对准寨前的孟优。紧接着,一面汉字大旗,于寨门上方高高竖起。

原来,拖磨山战役一起,姜维就遣了快马至长虫山脚放出鸣镝信号。埋伏在长虫山的李遗带着沙摩柯和鄂焕两部人马依照计划迅速下山,直取谷昌营地。

孟获为了俘获李恢,可谓精锐尽出。李遗受益于此,不费吹灰之力,趁势占了谷昌大营。

汉军的凭空出现让孟优吓得魂飞魄散,慌乱之际索性连马也不要了,拔腿便往回跑,因双足发软,还一连跌了好几个狗吃屎的姿势,引得寨中汉军一阵讥笑。

孟获见状,又是惊恐,又是愤怒,喃喃道:“这……这怎么可能?雍闿不是说汉军不过万余吗?这……到底来了多少人马?”

他见孟优失魂落魄得返回阵中,平白生出一股怒气,少不得又是狠狠几鞭子。

终究是一方豪杰,眼见大营已失,追兵随时可能杀来,孟获深吸一口气,压下愤懑,举鞭道:“向西,向西!我们度过即水,退回云南,整兵再来!”

说罢,领着残兵绕开大寨,向西急速溃逃。

寨上,沙摩柯见夷兵退却,心生不满,喝问道:“为何不追击?”

李遗欠了欠身子,陪着笑脸道:“沙大王忘了张嶷将军的吩咐了么?平南将军在即水处已有布置,我军人少,只管守好营盘,等候大军前来便是,不可妄生事端。”

“哼,胆小如鼠。”沙摩柯听是姜维的命令,也没办法,只得冷冷哼了一声。

******

孟获心惊胆战,一刻也不愿停留,一路向西,直行了百余里路,方才停下。回首清点一番,随他撤退的士卒又少了一半,只剩下数千之数,此时停下来,心痛忧伤之盛,已到无以复加的程度,不由潸然泪下。

孟优见状劝道:“大王莫急,此番我们是轻敌了,但是族中还有杨锋、带来诸位猛将,各部家中还能召集勇士数万,等日后再来战过便是。”

孟获见他肿如猪头的脸,厌恶至极,怒不打一出来,一番拳脚相加,自然不再话下。

次日天稍亮,提心吊胆又饿了一天一夜的夷兵再次启程,赶赴即水。

即水是益州郡与永昌郡的界河,高山峡谷,河流湍急,最窄处有一处浮桥,可供渡河。

孟获马不停蹄,沿着来路急走,堪堪赶至,却见浮桥已被毁去。抵近一看,却见河对岸一座营帐拔地而起,营帐上方,依稀飘扬着汉家旗帜。

他揉了揉双眼,面上满是不可思议。

就在这时,对岸走出一名全副武装的将军,纵声高呼道:“孟获!汉将张嶷在此恭候多时!传平南将军令,速速投降,可免一死!”

眼见后路也被断了,孟获面如死灰,仰天长叹:“又是汉军!又是汉军!怎么到处都是汉军!汉军到底有人多少人?雍闿误我!孟优误我啊!”

孟优此刻也没了注意,他已被打断门牙,哭丧着脸道:“若是突兀骨在此,可借藤甲渡河,一定可以击败汉军,重夺即水。可惜藤甲兵被打散了,我们已经没有后路啦。”

他话音刚落,只听“啪”得一重响,一个巴掌重重甩下,力道之大,将他仅存的一颗门牙打落。

孟获甩了甩手,冷冷道:“没办法了,只能去找雍闿了。滇池东路眼下已被汉军占据,此路不通。我们便沿着滇池西路赶到滇池城,我倒要看看,此番雍闿如何解释!”

浮桥已毁,短时间内也不虞汉军追上。他大手一挥,领着仅存的兵马折道南行。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