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2章:泥人的心是黑的(1 / 2)

若说下午的菊花宴是小皇后搞的小型party,那晚上的中秋夜宴便是正规的晚宴了。

花小满被徐娘带着一众丫头将代表她公主身份的大红行头穿到身上,头上也严格按照公主等级戴上了步摇钗冠,再画一个美美的妆容,额上点上水红色的花钿,呵,她自己都忍不住要对自己舔屏了。

美。

“公主殿下真是人间绝色。”

吕瑾瞧着她,满眼的惊艳。

她换了一身月白色的襦裙,画了淡妆,眉眼间刻意描绘了,就连花小满都看出与自己的相像了。

赵摩诘想搞什么鬼?

先让吕瑾在众人面前亮个相,告诉天下,他赵摩诘要宠爱这小丫头片子了?然后再李代桃僵。

当然,宫中的人怕还是会看出内情,可对外人来说,尤其是能得见天颜的朝廷命妇,即便觉出新进的妃子与公主长得像,因为今晚的这次亮相,怕也不会多加怀疑。

花小满这么想着,心里却砰砰多跳了两下,总不至于赵摩诘今晚上就要开整吧?

“今晚的公主殿下一定会惊艳全场,若是在寻常百姓家,想必公主家的门槛都要被媒婆踏破了。”

吕瑾笑的有些意味深长。

“想必你家的门槛已经被媒婆踏破了,你这么美,”花小满上下打量着她,眼光尤其在她小腹停留了三秒钟,“浑身上下充斥着母性的光辉。”

吕瑾的笑容一僵,接着握紧了袖子里的手,温柔的道,“公主是在夸民女温柔?祖父一直说民女柔是柔了,便又过于柔了,和泥人一般。”

她眼里闪过水光,“也是,这天下贵女又有哪一个不是泥人呢?也只有贵为公主之尊,才能张扬自己的个性,才能养成如此美艳又灵动的气韵。”

花小满不由侧目看她。

她以为吕瑾就是一个单纯的受害者。

毕竟,大家小姐一年到头也见不到几个年轻的男性,所以极容易被偶尔出现在身边的表哥表弟之流骗了。

她被自己护院骗着吃了禁果也是少见,毕竟身份地位摆在那里,吃禁果之前总要想明白吃了的后果吧。

可如今听她这番话,倒又觉得她不是那么无辜了。

“泥人?本宫瞧着吕小姐可不似泥人,泥人可没有吕小姐巧舌如簧。”

还暗戳戳的指控公主靠着身份肆意拿捏他们这些“泥人”贵女。

要是天下贵女都是泥人了,那普通老百姓还活不活了?

“而且,泥人的心都是泥巴做的,是黑的。”

“泥人”能答应赵摩诘里应外合干这种掉包的事?

花小满笑着上下打量她,“你的心本公主虽然看不见,可总不至于是黑的吧?”

吕瑾扑通跪了下去,“公主要看民女的心,民女愿意破腹给公主看!”

“这可是你说的?我可当真了。”

花小满意味深长的一笑,扭头走了。

若不是念着她肚子里有个宝宝,就冲她这话里藏刀的样子,就该如她所愿,破了她的肚。

“公主,皇上派人接您来了。”

花小满一出门,便看到宫门口停着一辆辇车。

看规制,便知道这是赵摩诘的专座。

他每天晚上坐着它,前往后宫,去宠幸他的妃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