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80 命悬一线(1 / 2)

加入书签

安妮有些不解的看了一下法瑞儿,然后难以置信的再次确认道:“这位,这位大人也是圣主的妻子吗?”

法瑞儿有些不耐烦的说道:“哎呀,都和你说了是她弄出来的,就是她弄出来的,其它你就不用多问了。”

安妮见法瑞儿有些不悦,自然就不敢再问下去了,连忙转向零恭敬的请示道:“啊,那我应该怎么称呼您呢,尊贵的圣主夫人。”

零噗呲一笑说道:“不用紧张,叫我零就好了。”

安妮哦了一声也不再纠结这个问题了,想把自己想知道的问题全都问出来,可是又怕问得太多或者涉及机密惹怒了零,她仔细想了想,最后还是觉得先问她最关心的,也是最核心的问题。

安妮连忙用趣÷阁在空中的演示板上画了一下,问道:“我非常好奇这些机器人的控制器是如何实现这种控制方式的?”

安妮怕零不明白她的意思,她还简单勾了一个简图。

不得不说安妮的画功真的相当不错,虽然只是廖廖数趣÷阁,但是我这种机械小白都看明白了她的意思。

安妮想问的是每个如此小巧又独立的黑蛛,怎么能在组合后还能实现统一的控制。

零笑着说道:“其实很简单,因为你没有看到内部的构造。”

零一边说一边投射到空中一个结构图,显示黑蛛的每个关节连接处都有一个连接元件,而通过这些元件实现了主从控制,简单的说也就是谁在头部的位置就由那边区域共同控制机体的行动,类似圆环形无人机一般,只有矢量方向,并没有真正的头部和尾部。

而每当黑蛛受到伤害溢出的时候就会通过分解进行抵消,这样一来就大大减少了黑蛛所受到的超额伤害而导致损坏的概率。

当黑蛛分解开来之后,每个小黑蛛又都是独立的个体,从而保证了它的灵活性和多变性。

安妮听完零的讲解恍然大悟,不过瞬间又想到一点,于是马上问道:“不过,这些小机器人又通过什么来控制呢?无论是分是合,它们每个单位的计算数据量太过于庞大了,它们是如何计算运行的呢?”

零看了我一眼,最终还是决定隐于背后,然后笑着说道:“这些是由你们的圣主大人来控制的,他是精神力修炼者,你们应该是清楚的。”

安妮听零这么说完不觉叹了口气说道:“唉,精神力修炼者啊,我们一般人可修炼不出来精神力,可惜啊,可惜,看来是没办法了。”

零安慰道:“其实你们可以通过打造量子级超线程运算核心,然后进行并联运算分配就可以实现了。”

安妮听完立刻如同醍醐灌顶一般,感觉酣畅淋漓,一直困扰她的问题终于解开了。

安妮兴奋的笑道:“嗯,嗯,我终于明白了,好的,谢谢。”

安妮她们一直以来都秉承着法沃尔文明半机械的传统研究的方向,光是想着如何加快运算核心的运算速度,其实她们设计出来的运算核心,其运算速度已经完全超过了黑蛛所使用的运算核心了。

但是她们忘记了最根本的仿生问题,就如正常生命体来说,无论是哪种动物,说很多行为都不需要刻意的去想一下,就比如说一个人的正常呼吸,已经是一种身体的本能了,正常来说是通过植物神经来控制的,它是一种无意识的调节身体机能,但是可以去通过大脑控制吗?也是可以的。

但是如果反过来,植物神经也是控制系统之一,但是想用植物神经计算什么事情却是根本不可能的。

安妮立刻迫不及待的在演示板上进行了一个简单的逻辑绘制,果然发现了其中的奥秘。

当一个指令集由串联方式快速发送顺序运算,改为多个小指令同时发送同时运算时,运算的效率大大提升,而一些简单的动作减少核心运算器的计算,改为分支系统的从动配合,原本还有些迟滞感的机器人动作立刻就能变得非常流畅了。

这些基础的动作由关节的控制元进行反射,目的就是将原有动作中的精确指令改为了模糊指令,一下子就更加人性化了。

举个简单的例子,以机器人转动一下右臂为例,它运算出来的结果是计算出整条手臂的精确运行轨迹,得出的指令为‘肩膀关节向后转动15度,肘关节向右顺时针旋转5度,手腕旋转0度上下旋转0度,左右摆动0度……’

只有当它这条指令集都运算完了,它材会开始进行移动。

而改为模糊指令运算之后,这就是一个简单的‘轻微转动一下胳膊’而已,指令虽然模糊,但是却非常高效,因为上臂主动的时候,小臂、手掌、手指实际上就是维持当前状态进行从动,当没有具体指向性或者精确控制要求时,就不用再刻意的去计算。

换做以前用传统的机械指令去解读的话,虽然指令精确精准,但是运算效率却是极低的,在日常操作和判断中的效率立分高下,其实很多时候一些简单的动作,压根儿就不需要精确指令,简化指令可以大大节约计算效能和效率。

这样说起来感觉非常的拗口,而且容易迷糊,但是换句话说,就是条件反射的事儿,就不用单独需要想想怎么做了。

换个形象的比喻就是大脑给了植物神经发了一条指令:“日常工作这种小事儿就不用来烦我了,你们自行解决,有事儿我再通知你们。”

安妮也不愧是迪沃斯当代的机械天才,在弄明白以后,立刻就加急试制了一小批黑蛛,然后让人以最快的速度送了过来。

因为生产和送过来都是需要一定时间的,哪怕法沃尔文明的科技已经很先进了,但是她们仍旧不可能和我一样使用生成系统。

而在此期间我又趁机小眯了一会儿,直到零推了推我,我才悠悠转醒。

我打了个哈欠,扫了一眼问道:“怎么样,你们都准备好了吗?”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