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1北善(1 / 2)

“青丘从什么时候开始变成这样的。”栗原司开门见山,“你们的规矩又是什么?”

栗原司的话是投入古井的石块,在两只狐狸心里荡出沉闷的扑通声。

在回答栗原司的问题之前,当家的看向秋,询问的意味不言而喻。

秋说:“这位是栗原司先生,是一位阴阳师。”

“阴阳师?”当家的震惊地重复一遍,上下打量栗原司。它的视线并不冒犯,但旁边才被敲打过的毛球厉声吼叫一声,口吐人言:“注意一点。”

“这位是栗原先生的式神,毛球桑。”秋介绍道。

当家的这才醒过神来,连忙作揖,嘴里不停说抱歉。

“坐下说吧。”栗原司开口。

这一次,当家的不再看秋,在栗原司的注视下腰背挺直地坐下。

接下来栗原司跟当家的聊了很多,栗原司问,当家的回答,这让栗原司了解不少青丘的信息。

正如秋所说,青丘一下子回来那么多“有志之士”,给社会带来巨大的碰撞。原本只是隐隐约约的阶级分布,在五十年的停滞中彻底稳固下来。

能化形成人的是一类,不会化形的是另一类。能赚钱的是一类,不能赚钱的是另一类。总之,各种各样新来的形容词将青丘割裂。不过最根本的是第一条,化形和不能化形成为青丘社会的最大沟壑。

又因为跟人类社会脱节,新出生的狐狸根本就没有渠道可以修炼,也没有老师教导,导致阶级固化越来越严重。

化形为人的狐狸能力更强,天然被崇拜,在群众的推崇下成为另一种存在。

如今青丘的等级分割甚至比大家全是动物的时候更不如。

“情况就是这样。”当家的低头说,“也没什么办法,谁让我们没办法化形呢。都是命。”

秋敏锐地察觉到话中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但她找不出问题所在,只能安慰道:“不会的,还有机会。”

当家的只能苦笑。

“你们有没有想过一个问题,狐狸究竟是怎样化形的?”栗原司说。

在场的狐狸都看向栗原司,小一、脸兜、当家的和秋仿佛被一榔头敲到——他们从来没想过这个问题。

唯一化形的秋回答:“注意锻炼身体,晚上对着月亮凝神静气,保持内心平静和善,然后,然后······自然而然就发生了。”

这是秋的亲身经历,也是青丘书本上描述的,每只狐狸都用这样的方式。有狐狸成功过。

视线再次回到栗原司身上。

栗原司轻笑一声,点了点自己的脑袋。

“在这儿。”栗原司说,“在玻璃杯外面,而不是玻璃杯里面。”

——————

位处青丘繁华地点的餐厅此刻空无一人。

身穿西服的人形服务员在门口来来回回张望,但始终不见来客,眼中焦急肉眼可见。

“怎么还没来。”他不由得嘴上喃喃。

“客人呢?”他身后,另一个看起来像是经理的人出现。

“经理,秋小姐没有出现,也没见到新面孔。”他回。

经理皱起眉头,抬手看看表,已经晚上八点,到约定时间只剩下半个小时。

“入口是固定的,就在海岸街那边,你问问附近的人有没有看见秋小姐。”经理挥手派他出去。

他立刻回道:“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