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章 完全被拿捏了(1 / 2)

时间在这一刻像是停止了一般。

程亦可小脸又努力蹭了蹭他的后背,环在他腰上的手更紧了紧。

程亦可听见削皮刀掉落的声音。

徐菓任她抱着,他打开水龙头,洗了手,然后才转身。

程亦可也顺势松开了手。

徐菓双手握住她的肩膀,眼神盯着她,似乎想从她这张小脸上看出什么。

半响,徐菓才出声:“是不是早上那件事,吓到你了?”

程亦可摇头,随即想起他早上冷漠的神情,又点头。

“已经报警了!”徐菓收回自己的视线。

“不是他们吓到我了!”程亦可说,“是你!”

徐菓抬起视线:“我?”

“你看都不看我一眼!”程亦可鼻头一酸,有些委屈,“好像,我只是个陌生人!”

程亦可说完不自觉的一撇嘴,豆大颗眼泪就滑了下来,她迅速抬手抹掉,强装镇定的样子更让人心疼。

“不是这样的——”徐菓咽了一口口水,然后把程亦可往自己胸前带,解释,“我怕他们以后会找你麻烦!”

似乎怕程亦可不懂,徐菓又说:“他们不太讲道理,如果他们知道你和我的关系,可能会去缠着你!”

程亦可咬着唇,原来,在那种情况下,他第一时间考虑的还是自己。

“还有,早上那样被你见到——”徐菓轻嗤一声,有些自嘲道,“我觉得,有点难堪!”

任谁也不想在喜欢的人面前发生这些事,程亦可也理解。

程亦可抿唇,低声承诺:“以后,我想陪你!”

她明显感觉徐菓愣了一下,然后抱着她的手更紧了。

“徐工——”程亦可说,“今天帆哥说了好多你的事!”

“我知道,他是个大嘴巴,说完了才给我打电话来问我这个当事人介不介意!”

徐菓语气越是云淡风轻,程亦可心头越是难受。

“对不起!”程亦可哽咽,“我都不知道——”

感受到她的情绪,徐菓皱眉,半天才吐出两个字:“别哭!”

程亦可控制不住眼泪,埋进他胸膛,抽抽噎噎反省道:“我还说我喜欢你,可是我一点都不了解你!”

程亦可说完更控制不住自己的抽噎声,整个身子也不受控制的抖动。

徐菓有些无措,毕竟从没有人在他怀里哭过,更别说是喜欢的人,他心里难受,甚至比早上那些难堪更难受,但是却什么都做不了,这种感觉让他有些恼。

他手心轻拍程亦可的后背,慢慢的,怀中的人才平静下来。

徐菓微微用力,把程亦可从怀里拨开,他看着她,想严厉一点让她坚强,可是下一瞬便泄了气。

小姑娘哭的鼻头眼角通红,脸上还有横七竖八的眼泪,眼神闪躲不敢看他。

“是我的错!”徐菓轻叹口气,“是我没告诉你。”

程亦可抽泣。

好一会儿,徐菓突然手紧了紧。

“可可!”徐菓低头看着她,眼里没有任何温情,还带着一丝锋利。

程亦可心突然一颤。

“你——是可怜我吗?”

程亦可迅速摇头,否决:“不、不是的。我是先喜欢你,才可怜你。。。。。。不是,不是可怜,我的意思是。。。。。。”

程亦可结结巴巴,想解释,绝不是他像的那样。

可是她话还没说完,徐菓突然低头,他凉凉的唇印在程亦可眼睫上。

程亦可顺势闭上眼睛,大脑一下炸开,全是空白。

当程亦可反应过来时,她已经被带到了书桌前。

徐菓打开电脑交代:“我去做饭,你接着看上次的视频!”

程亦可还在发愣,徐菓已经站在楼梯上了,他单手搭在扶手上,说:“看电影也行!”

程亦可这才乖乖应话:“好!”

程亦可埋在电脑前,还在想刚才那一幕。

她伸手覆在自己左眼上,刚才徐菓就是亲了她那里。

轻轻的,润润的,凉凉的触感。

还有他说的那句:“如果是可怜我,就可怜我一辈子吧!”

程亦可甩甩脑袋,然后深深吐出一口气。

她心里乱乱的,本来想找个电影看的,不过为了自己的良好形象,她还是打开了教学视频,虽然全程没看进去半点。

大概四十分钟后,徐菓才叫她吃饭。

程亦可刚下楼,就闻到了香味儿。

蒜泥青菜,土豆红烧肉,还有酸菜粉丝汤。

红烧肉烧的晶莹剔透,外面还包裹着浓稠的酱汁,看上去就很好吃。

程亦可一口气尝了三块之后,又吃了一口青菜,正解口中油腻。

大佬太了解她的口味了,每次和他单独吃饭都是一种享受,她喜欢偏甜口的菜式,玉和很少有喜欢这种口味的人。

所以,每次出去吃饭,点了心仪的菜,也不是那种味道。

不过大佬给他做的两次饭,都是她喜欢的口味。

程亦可想到这儿,突然皱起了眉头。

上次做饭,是他们一起去买的菜,所以,大佬能做出她喜欢的菜式。

可是这次,她是临时起意上门找他的,为什么他还能做出自己喜欢的菜式呢。

程亦可看着桌上的红烧肉,这个菜得先把肉炖个两个小时,才能有这个软烂程度吧?

程亦可又想起何东帆说,大佬下午应该就会来公司。可是并没有,所以她才会心急找上门。

徐菓看她发愣,夹了一块土豆放她碗里:“不好吃吗?”

“好吃!”程亦可看着碗里的土豆,她并没有吃,而是放下筷子,表情故作严肃地盯着他:“徐工——”

徐菓轻轻嗯了一声。

“你是——”程亦可歪头,“故意的吗?”

徐菓夹菜的手一顿,一脸云淡风轻,懒散道:“怎么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