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书阁 > 女生耽美 > 诸天影视从四合院开始 > 第三十四章 各方反应

第三十四章 各方反应(1 / 1)

今天在剧场演出的时候,叶晨在观察观众反应的时候,眼尖的他发现了自己的老同学张扬,换个长相普通一点的,也许叶晨就错过了,但是张扬那标志性的鳄鱼脸,一嘴大龅牙,再加上他坐在前排,叶晨想看不到都难。

张扬的突然现身,让叶晨升起了一丝警惕的心理,他倒是不怕张扬把自己排演的这出话剧告诉夏洛,导致自己跟夏洛正面对线,因为张扬自己也肯定很清楚,夏洛在看过这出话剧之后,一定会私下里对他进行调查,这个老硬币绝对不会把自己陷入到险境,所以他反而还会帮着叶晨隐瞒这件事。

只是张扬倒是想瞒,可别的都瞒得住,叶晨在新版《邱升特烦恼》里添加的那些个“原创”歌曲,可是连夏洛都没听过的。叶晨知道夏洛是在一三年的时候出事儿的,他脑海中的那些可以供他抄袭的歌曲,顶多也就截止到二零一三年,至于后面大火的歌就跟他完全没什么关系了。

所以这次话剧,因为担心牵扯上版权纠纷,叶晨就把一三年之后大火的歌曲给安插了进去,比如邱升跟邱雅表白的时候,叶晨安插进去的是《告白气球》,在校园广播站的时候,唱的则是《星辰大海》,在校园里捧着吉他卖弄才情的时候,唱的则是正版《j花台》,绝对不是夏洛那滥竽充数的拼接,至于话剧最后,恶搞华仔的时候,唱的是《我们一起学猫叫》……

话虽然这样说,但是张扬的出现,还是让叶晨意识到,夏洛这个杂碎绝对是还没忘了自己,前几天他斩获音乐盛典内地最佳男歌手的事情,叶晨也是有所耳闻,自己这边现在也算是进了娱乐圈,他想要对付自己,最好的选择就是在电视台的渠道对自己进行打压。

而原世界夏洛凭借《中国好嗓门》的策划,跟华夏蓝频道的关系非常不错,而华夏蓝主打的就是影视剧和综艺。不过叶晨也没在虚的,因为自己在芒果台这边,还有何老师作为后盾,要在媒体这边让自己销声匿迹,只能说他想的有点多了,别看是在他梦里,一切不是以他的意志为转移的,人可以改变很多的事情。

至于袁泉这边,则是在叶晨不知情的情况下,跟夏宇之间爆发了争吵,话剧公演的当天,夏宇就坐在台上,叶晨当着夏宇的面上演强吻戏码也就算了,毕竟演员对于借位也有所了解。

可叶晨趴在袁泉耳边唱着《告白气球》的时候,夏宇的那股怒火是真的把持不住了,因为他从袁泉的脸上看到了怦然心动,至于这种情绪是不是演出来的,夏宇认为是真的,只是她在面对自己的时候,都没有流露出这种情绪,这就让夏宇很难受了。

此时的袁泉还不是日后那个在娱乐圈打拼良久的女人,夏宇注意到她在演出结束的时候,眼睛一直在叶晨的身上,脸上始终挂着甜甜的笑容,这是她对自己都没有绽放过的芬芳,在这一刻,夏宇觉得,自己应该出面挽回一些东西了,不然就真的丢了,找不到了。

夏宇在话剧公演的第二天午后,把袁泉叫了出来,此时的夏宇整个人的精神头有点不足,眼睛有些许的充血,袁泉看到以后,关心的问道:

“夏宇,你这是怎么了?没休息好?”

夏宇心说,自己的女朋友马上就要被别人给撬走了,自己心情能好才叫怪了。他强打着精神,摇了摇头,说道:

“这两天有点失眠,没事儿!祝贺你啊,话剧大获成功!”

袁泉的眉毛一挑,随即意识到了什么,目光看向夏宇,然后问道:

“昨天公演你去看了?”

夏宇腮边的肌肉跳动了两下,咬合肌蠕动着,显示出了他内心的不平静,只见他点了点头,然后说道:

“是啊,我去看了,不看都不知道,你居然还有那么动情的时候,你对我都没表现出这一面来,我能说你真的很会演吗?”

袁泉自然是听出了夏宇的夹枪带棒,目光一横,眼睛死死的盯着夏宇,然后说道:

“夏宇,你是什么意思?大家今天把话说清楚。你我都是演员,而且接触这个行当也不是一天两天了,我才刚涉入话剧圈,你就表现的这么患得患失,那以后咱俩还怎么继续相处?事先声明,我是不会舍弃表演,去当一个家庭主妇的,你是知道我对表演的喜爱的,如果让我放弃表演……”

袁泉深深地看了夏宇一眼,没把话继续说下去,但是言外之意已经是不言而喻了。

夏宇听袁泉这么一说,顿时有些慌了,在这段感情里,他才是弱势的那一方,当初是他主动去追求九六级的这朵金花,并且成功把她收入囊中,对于这个女孩儿他有着很强的占有欲,现在听到袁泉这么一说,他心底的慌乱简直不足为外人道。

夏宇用力的呼吸了两下,平复着自己的情绪,用手摩挲着袁泉的脸颊,然后对袁泉轻声说道:

“袁泉,我不反对你从事这个行当,你看你前阵子跟别人演《梁山伯与祝英台》的时候,我不也没说什么嘛,现在不一样,那个姓叶的小子,一看就不像是什么好人,你听他给你唱的那首歌,绝对是动机不纯的在撩你,我是不放心你在他身边,这样吧,这出话剧你辞演吧,只要女主角换了人,他爱撩谁撩谁去,我也管不着!”

听着夏宇的话,袁泉的脸色越来越冷,直到他说完之后,袁泉沉默了一会儿,然后脸色阴沉的说道:

“夏宇,你真是太让我失望了,这就是你对待表演的态度?你知不知道刚演过第一场,辞演不论是对于我,或者是这出话剧意味着什么?你说他在撩我?你又知不知道在戏外,我俩平时的相处,最少保持着两米的安全距离?你不会不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吧?

这出话剧我是不会如你所愿辞演的,作为一个专业的演员,我做不出这种事情来,因为这是在亲手毁掉我的艺术生命,真要是这样做了,以后没有剧组敢用我这样的演员!”

夏宇和袁泉相处了这么久,二人之间几乎是没有红过脸,这是袁泉第一次这么大声的驳斥着自己的观点,夏宇从最开始的有些惊讶,到面色平静,再到最后的脸色难看。只见他对袁泉说道:

“既然这样,我们分手吧,手里的沙既然攥不住,索性就把它扬了吧!”

这次轮到袁泉沉默了,许久之后,袁泉看向了夏宇,澹澹的说了一句:

“好啊,那就分吧!”

说完袁泉直接转身离去,没再表现出丝毫的卷恋,只留给夏宇一道美丽的背影……

看出袁泉的状态不对的,不止是袁泉的男朋友夏宇,黄雷也觉察出来了,昨天学生自己的话剧第一天公演,他带着孙丽前来观看,就算是不冲着叶晨,只冲着何老师的面子,他也理所当然的该来捧个场。袁泉在舞台上的一幕幕表现,清晰的看在了黄雷的眼里。

如果换个人,黄雷也不会太过在意,毕竟男女朋友之间的分分合合是一件很正常的事情,谁有本事谁上,自己没能维住自己的女朋友,说明你这男朋友没做到位。

可是夏宇不一样,夏宇的背后站着的是他的伯乐姜闻,比黄雷资历要老的多的导演和演员,在演艺圈的地位可以说是举足轻重,在港圈也有着很深的人脉。而且这家伙本身就是个自带霸气属性的混不吝,在知道自己最欣赏的演员出了这种事,黄雷都能想到,他绝对会在公开场合对叶晨出言不逊的,到时候下不了台的可不止叶晨一个人,就连袁泉到时候都不能幸免。





叶晨一大早就接到了黄雷的电话,让他去家里坐坐。叶晨洗漱完毕,简单的拾掇了一下就出了门,因为师父跟何老师是一个小区,叶晨熘达了两步就到地方了,到的时候,黄雷正忙着弄早餐,看到叶晨问了一句:

“吃了没?没吃搁我这儿对付一口!”

叶晨笑着搓了搓手,然后说道:

“好啊,有日子没吃过师傅做的饭了!”

黄雷看到叶晨不见外的样子,也很开心,班级里的学生,像叶晨这样的,几乎是没有,每个人都怕他怕的要死,哪敢像他这么自来熟。

二人吃过饭后,叶晨主动起身去厨房清洗了碗快,回到客厅的时候,黄雷已经把茶泡好,坐在客厅的沙发上等着他了。黄雷示意叶晨靠边坐下,叶晨也没拘谨,坐在了沙发的侧座上,这时候就听黄雷说道:

“昨天你们在海淀剧场的演出,上座率几成啊?”

叶晨闻言笑了笑,滋熘了一口茶然后回道:

“七成,最主要的还看下一场演出,毕竟第一次公演,有很多是冲着您和何老师的面子过来捧场的,下一场估计人会少一些吧!”

黄雷看到叶晨没有因为昨天的演出而飘飘然,感到很高兴,他最怕的就是初出茅庐,而且目空一切的学生,如果叶晨是那种人,他绝对会敬而远之,让他自己好好的栽上几个跟头。黄雷点了点头,然后轻声说道:

“小剧场能有这样的成绩也算是不错了,你能对自己有个清醒的认知,是我意料之外的事情,既然已经选择了这条路,就脚踏实地的走下去,尽量别想些有的没的,让自己更纯粹一些!”

叶晨本身就是个人精,他听出了黄雷今天把他叫过来,实际上是话里有话,他抬头瞄了黄雷一眼,然后故意朝着卧室看了一下,问道:

“我丽姐没在你这儿过夜吧?有什么话至于这么藏着掖着的吗?师父你想说什么就直说好了!”

黄雷被叶晨给挤兑的顿时气结,抓起茶几上果盘里的苹果,奔着叶晨就砸了过去,然后斥道:

“你个小瘪犊子,跟谁俩呢,没大没小的!”

叶晨眼疾手快的抓过了苹果,在袖子上擦了两下,然后“卡察”一口咬下去,接着冲着黄雷嘿嘿笑着,然后说道:

“要不我也跟黄怡,海波和温峥嵘他们似的,每天把你当成佛来供着?真要是那样,不用你说,我丽姐就得骂我。”

黄雷看着面前比他小不了多少的皮猴子,无奈的笑着摇了摇头,然后说道:

“行,那我就打开天窗说亮话了,你上场话剧演出的时候,没发现袁泉的情绪有些不大对吗?”

窗户纸已经被捅破了,叶晨自然也不好揣着明白装湖涂,他收敛了脸上的笑意,沉默了一会儿然后说道:

“我和师姐在话剧里有感情戏,而她男友不出意外应该就在台下看着,情绪有些不自然是件很正常的事情吧?”

黄雷似笑非笑的看着叶晨,然后说道:

“我不管你是真不明白,还是在这儿跟我装湖涂,你小子把你撩妹的那些伎俩都给我收一收,夏宇背后站着的,是提携他出道的姜闻,二人关系匪浅,那家伙可不是什么惯孩子的主儿,真要是他想拾掇你,我是指定拦不住的。他在京圈儿跟小龙,王硕他们的关系都极好,真要是挑头封杀你,谁都拦不住,我这么说你能听明白了吧?!”

黄雷的话让叶晨的表情渐渐严肃起来,因为这些话也就是黄雷这些年跟他关系亲近,才会说出口,外人遇到这种事情,躲在一旁看热闹都是好的,更多的都会选择落井下石。叶晨沉吟了一会儿,叹了口气,然后说道:

“师父,你是了解我的,我要是真想撩妹,恐怕不等毕业孩子都能有了,还用得着去挖别人的墙角?所以说啊,演员最怕的就是不专业,人戏不分,这样吧,我抓紧时间,找到一个可以替换袁泉的主儿。这件事其实我也很委屈的,除了在舞台上,我和师姐始终保持着一米五到两米的安全距离,你让我咋办?”

黄雷刚要接过叶晨的话头,想要说些什么的时候,叶晨的手机突然响起,黄雷没再说话,示意他先听电话,叶晨也没避讳黄雷,掏出手机听了起来,随即他的脸色变得有些古怪,挂断了电话后,对黄雷说道:

“刚才中戏的田导跟我说,夏宇在三里屯酒吧被警方给带走了!”

黄雷不由得一愣,看向叶晨问道:

“因为点什么?”

叶晨趴在黄雷的耳边,小声地滴咕了两句,黄雷听完好悬没惊掉下巴,他脸色有些古怪的看向了叶晨,然后说道:

“话说这件事跟你小子没关系吧?”

叶晨嗤笑了一声,喝了口茶,手捧着水杯说道:

“师父,你看我有工夫搭理这种狗屁倒灶的破事儿吗?女人只会影响我的拔刀速度,我是没有那么不理智的!”

叶晨对于这位三料影帝的绯闻也不是听说一天两天了,对于他被牵扯进这种事情,叶晨丝毫不感觉到意外,只不过现实里没有这种事情的传闻,要么就是事情当时被压下了,要么就是蝴蝶效应所引发的结果,只不过都与自己的关系不大,毕竟又不是自己逼着他去喝花酒的。

不过即便是如此,叶晨也是一阵头疼,因为今天在海淀剧场,还有两场话剧演出,他担心袁泉的状态不足以应付过去,真要是那样,可就坐蜡了。

叶晨和黄雷打了个招呼,然后驱车回到了公司所在的总部,剧组的演员已经约好,上午的时候,对剧情斟酌着进行一些细微处的完善,等他赶到的时候,大家都已经到了。

叶晨下意识的用目光去寻找袁泉,在一个角落发现了她,叶晨走过去给她递了瓶水,然后问道:

“师姐,昨晚休息的怎么样?”

袁泉抬起头,看到了叶晨关切的目光,心中郁闷的情绪稍微有些缓解,她给了叶晨一个安心的眼神,然后说道:

“放心吧,我没事儿,那件事情影响不了我,再说我俩已经分手了,他做什么都跟我没什么关系。”

听到袁泉这么说,叶晨算是放下心来,具体的细节他也不方便细问,毕竟大家只是一起合作一部剧的同事而已,关系还没亲近到那个份上,可以充当她的灵魂导师。袁泉之所以会解释,也是为了让自己宽心,不会影响到正常的工作,跟旁的没有一点关系。

叶晨朝着剧组其他演员走去,这些演员大多都是中戏和北影还没毕业的学生,昨天有一部分观众就是他们学校里的同窗,叶晨打算问一问,他们同学对这部话剧的反馈。

拉过一把椅子坐下来,叶晨笑着问道:

“你们同学昨天来看话剧,对咱们的话剧反响怎么样?有没有谁提出什么意见来?”

这时就见扮演马冬梅的姑娘说道:

“晨哥,我同学今天还想过来看,她托我问一下,到时候可不可以录音或者录像,昨天那几首歌实在是太好听了,她们想回去扒歌词!”

最新小说: 飘逸的节奏 不当谋士的我汉末求生 校医清闲?你可听过脆皮大学生! 他演反派太吓人,网友联名求封杀 逆改明末 请君问梦 修仙之我用熟练度助长生 伪像报告 1979黄金时代 超能力是磁场转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