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爱书阁>武侠修真>制符人> 第706章宴席乱入客
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706章宴席乱入客(1 / 1)


周林在两个大姑娘和一个小姑娘的齐声赞美中,又连续打了几杆子。
对于这种比较轻松简单和弱智的体育项目,他基本上可以做到指哪打哪的地步。
随后杆子一撂,回到沙发上便再也懒得动了。
江琴倒是被他的球技惊艳,一时来了心气儿,奋力挥杆练习起来。
张雪娇不知何故放下女神的架子,主动坐到一旁跟他攀谈,甚至还跟外婆有来有往的聊了几句。
没过多久,江琴接了个电话,是他父亲已经开始和朋友打球,让她没事过去玩。
江琴主动说了遇上大学同学,因此就待在练习场不去了。
其实到了这个时候,周林已经很清楚,张瑞英带徐丽去见的客户中,百分之百有江琴的爸爸。
因为很明显能看出来,张雪娇和江琴刚认识不久。
她俩那相互客气的模样,很可能两人是因为双方父亲的关系这两天才认识的。
这个世界真的是好小啊!
一行人在练习场待了一下午,到后来没人再打球,就是坐一起喝着饮料干聊。
这让周林觉着很是没意思。
其实外婆也很无趣,觉着不干活白浪费一下午时光很不适应,有这功夫,还不如在老家打草喂羊呢。
也不知道家里的鸡鸭鹅羊怎么样了,还有那黑白黄三只畜牲,有没有按时进山吃饭。
老黄狗不会捕猎,要是大黑和大白逮到猎物不分给它怎么办。
希望李婆子那老货给点儿力,别饿着我家的禽兽。
好容易球场那边的高尔夫社交结束,周林张雪娇和江琴分别都接到各自家长电话,通知大家去球场的会所吃饭。
“对了周林,你们住在哪了?晚上吃完饭咱们去沙滩上赶海吧。”回去路上,电瓶车上挨着周林坐的江琴问道。
“不远,喏,就那个酒店。”电瓶车在半山道上行驶,海湾的景色一览无余,刚好可以看到远处周林他们下榻的酒店高高矗立在海边。
“哇,这么近,顺着海滩就可以走过去。”江琴惊喜道。
她所谓的近,是因为在山坡上一眼就能看到,但其实直线距离有两三公里,从沙滩上步行的话,至少要大半小时才行。
“球场有个度假酒店,条件还不错,住店客人没那么复杂,我和琴姑娘都住这边。要不让我爸跟酒店说一声,给你们留两个房间出来,你们也搬过来算了,这样大家方便一起玩。”张雪娇适时的插上一杠子。
这个说法明显和了江琴的心意。
虽然觉着张雪娇的目的可能不单纯,但若周林真的住到这里,那两人见面确实方便很多。
“不了,我喜欢热闹。”周林立刻拒绝了姑娘的提议。
开玩笑,我在沙滩上可以晒太阳看美女,在高尔夫球场看什么,看那些挺胸鼓肚的油腻成功人士?
张雪娇碰了个软钉子,却并不着恼,她察觉出周林似乎对江琴没那么上心,因此心中暗自得意。
到了会所的餐馆,张瑞英预定了两个房间,一间是招待徐丽一家子,另一间是给他所谓的大客户准备的。
张雪娇作为张瑞英的家属,自然要跟徐丽他们一起,这也是张瑞英的意思。
虽然他管不住女儿穿什么,但让女儿帮忙陪一下客人,在重金的许诺下还是能做到的。
只是他没想到,经过一下午接触,现在就算不给女儿买名牌包包,张雪娇也不会拒绝陪周林一家子吃饭。
也不知为什么,凡是能恶心到那个小公举的事情,只要不是太明目张胆,她都愿意做。
江琴哪里知道,自己啥也没做,就被刚认识的人针对上了。
落座后不久,江琴便来到周林所在包间。
“张叔叔,我可以来你们这屋么?”江琴一进门,就红着脸说道。
张瑞英略为诧异,同时颇有些为难。
他以为江琴不想在隔壁跟一群老家伙吃饭,所以过来让女儿陪,可这间房今天主要是招待徐丽一家,突然来个外人,会不会让老太太有什么想法。
没想到还没等他说什么,老太太和周小小都热情的招呼江琴进来,周小小还主动让出周林旁边的位置。
江琴怕张瑞英误会,便解释道:“我跟周林是同学,关系很好的,而且也跟我爸说过了。”
张瑞英恍然大悟,而徐丽也才闹明白是怎么回事。
不然真没办法理解,才过了一下午,怎会突然冒出个姑娘,还跟外婆和周小小挺熟的样子。
不过看这姑娘也跟张瑞英认识,却不知道是谁的孩子。
徐丽把下午见到的人在脑中过了一遍,一时没有什么头绪。
好在江琴刚在周林身边坐下,张瑞英便介绍道:“她是江申的女儿。”
徐丽脑海中顿时出现一个高大的身影,两厢对照,眉目间还真有点相似的地方。
江申便是这次张瑞英重点给她介绍的客户了。
虽然以徐丽的眼光,一眼看出那位相貌堂堂,却是满嘴跑火车、三句话离不开吃喝玩乐的公子哥是个草包枕头。
可架不住这位老纨绔昨天刚出海钓鱼回来,立刻便引来南海以及周边省市的几位大老板,亲自跑过来陪他打高尔夫。
就连张瑞英这位新塘某国有企业的掌舵人,也是经一位有背景的朋友介绍,从春节前就来南海候着了。
用张瑞英的话来说,此人背景很不简单,别看他说话不靠谱,但真能替你办成事情。
就算不需要找他办什么事,天天在他身边围着的那些人,一个个都是身家惊人,通过江申这个媒介,什么样的生意搞不定?
而且这位老纨绔人还比较好相处,身上没什么架子,只要能陪他玩高兴,其他事情都好说。
徐丽深深看了一眼江琴,见她举止得当,显然比她爹要强上许多。
只是这丫头怎么用那种眼神看周林,难道她俩之间有些什么?
徐丽忽然惊出一身冷汗。
自己的这个好色儿子,不会把江申的女儿也祸害了吧!
“这位是我妈,徐丽。”其他人都见过面,不用介绍,因此周林只向江琴介绍了徐丽。
“徐阿姨您好,我叫江琴,是周林的同学。”江琴早就猜出徐丽身份,一等周林介绍完,立刻站起身说道。
“你好你好,都是自家人,坐吧。”
徐丽勉强笑笑,觉着儿子好像惹了天大的麻烦,早知道这样,今天该叫上楚芊芊一起来了。
这孩子的同学怎么这么多啊!到哪儿都能遇上!
开席后,一边吃饭,张瑞英一边周到的跟所有宾客闲聊,轻松把控着饭桌上的节奏和氛围,让每一个人都能产生被他重视的感觉。
这是很高超的社交能力,周林都觉得自愧不如。
过了一会儿,张瑞英提出带徐丽去隔壁敬几杯酒,徐丽自然没有异议,两人拿着红酒便打算出门。
这时候,一位高大的男子说着话推门进来,“琴儿,哪个是周林啊,让我认识认识。”
“呦,老江,我们这正准备去给你们敬酒呢。”张瑞英笑着说道。
这位进门的男子,正是江琴的父亲江申。
“去吧去吧,让他们多喝点,尤其是老秦,今天净是偷奸耍滑,电话比总理都多,先罚他三大杯。”
张瑞英苦笑道:“老秦最近家里出了不少事,我可不敢让他喝多了,到时候发酒疯怎么办。”
“我倒忘了,那今天就饶过他。”
说完江申一点儿没客气,一屁股坐在张瑞英刚才坐的椅子上,不再理会张瑞英,眼睛吧嗒吧嗒的瞅瞅江琴,又瞅了瞅周林,嘴里也没闲着。
“这就是你看上的小伙子?”
徐丽心里咯噔一声,心说完了,人家家长找上门了。
“爸,你说什么呀!”江琴急了,红着脸说道。
“我说错了?是谁天天周林长周林短的说个不停,我耳朵都听出茧子了。”
江申没瞧出江琴的窘态,只顾着自己痛快,“这看着也就一般人,不咋样嘛,是不是其他地方比较突出,比较厉害?哈哈哈!”
说完被自己的幽默逗的哈哈大笑,根本不顾一屋子的女客。
张瑞英差点把手中的红酒扔了,心说哪有父亲这样跟女儿说话,你们到底是不是亲生的?
张雪娇面上不显,心里却乐开了花,她就喜欢看着江琴难受的模样。
这下江琴再也承受不住,眼眶一红,站起身便要走。
江申这才发现女儿恼了,急忙起身拦着,改口道:“我的意思是他打牌比较厉害,不是你说的嘛,跟他打牌一把都没赢过,你们同学吓得都不敢跟他赌。”
说完还冲周林一挑下巴,“是吧小子,听说你牌技很好啊,晚上咱们打几圈,放心,你输了都算我的。”
周林听了心中一动,好么,这不是主动送钱给我嘛,好久都没遇到送财童子了,谢谢哦~
一旁的徐丽听不下去了,说道:“他还小呢,哪会打什么牌。”
江申一回头,看着徐丽道:“咦,美女你怎么在这儿,我刚才还在隔壁打听你去哪了。”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