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书阁 > 女生耽美 > 希腊神话:灵性支配者 > 第175章 英雄历史和平战争

第175章 英雄历史和平战争(1 / 1)




三天后。
图林根东城,知识教会神殿斜对面。
泛雅典娜博识馆。
一名棕色长发,穿着素面长袍的女士正举止得体的穿梭在摆满书籍和羊皮卷的木架之间,身后跟着一位容貌俊秀的青年。
她的胸前绘有半截橄榄枝的标识——那象征着的她的身份,知识教会的预备役神官。
预备役神官不是正式的神职者,虽然从知识面和经受的培训方面他们和正式神官没有区别,但实际上,有没有蒙受女神感召就是最大的不同。
现实一点的说法,就是从力量上她们还只是纯粹的凡人,需要神术力量的工作你们也做不了;唯心一点的说法,就是既然你们的信仰还没能得到女神的认可,那就先承担一下经营教会下属机构的工作好了。
“这位先生,这就是博识馆内有关历史、纹章、家系的内容了……这里的内容可能不是很多,但很抱歉,图林根毕竟不是雅典。”
面带微笑,预备神官小姐虽然是在道歉,但莱恩依然能够看出她眼底的自豪。毕竟在这个年代,能够识字的人都占据极少的比例,更不要说收集书籍了。
这座泛雅典娜博识馆记录的内容,大概比图林根其他所有文字加起来都多。
“一到二层是藏书室,地下一层是搜集保管的古物,三到五层处建有专门的阅览室,提供点心与饮品……当然,这里不提供酒水,那不符合女神的教义。另外,一次最多借阅五本不同的书籍或皮卷,而且我希望您能尽量保护好它们——如果是无意的损坏,只需要照价赔偿就好。但如果是有意的损害……”
神官小姐的话没有说完,不过莱恩还是点头表示了解。
虽然他很清楚,雅典娜并不掌握【知识】的权柄,但【智慧】与【知识】确实很相近,而且很匹配。何况借助继承自母亲的【水文】,她会对此产生想法也不足为奇。
也许是想要通过信仰的方式触及相关的领域和权能,也许只是单纯的提升在人间的威望,总之雅典娜的教会甚至都以‘知识’为名,而随之而来的,就是知识的载体被她的信徒视作女神意志的延伸,任何故意破坏的行为都会被他们视作亵渎神明。
“多谢提醒,女士。不过我想,应该也没有哪个受过良好教育的人会用粗暴的手段对待它们。”
“知识是进步的阶梯文明的兴衰尽系于此,”伸出手,从书架上面,莱恩取出了一册标有《新历纪——849新修版》的书籍:“从一万年前,从最初的人类仰望星空开始,知识与人类就密不可分了。”
“就像星月与夜空——如果诸神是照亮夜空的月色,那知识就是黑暗中的引航。”
“……完美的比喻,您真是位博学的贵族。”
眼中闪过一抹惊叹,如果不是碍于规定,预备神官小姐真想和这位年轻的外地贵族多聊两句。相比于图林根城那些举止粗鲁,只会舞刀弄枪的家伙,她觉得面前这位才符合自己一贯以来的想象。
然而博识馆内禁止长时间的交流,如果想要交换意见,也应该进入相应的阅览室内,以免打扰别人……所以在遗憾的发现莱恩没有邀请她上去坐坐的想法后,神官小姐还是回到了属于自己的位置上。
“呵呵,贵族吗?我可没有神灵的血统……不对,作为被‘我’自己捏出来的凡人,我应该也算是‘血脉高贵’吧?”
微笑目送预备神官小姐离去,莱恩心中不由吐槽一句。
虽然之前三天他都在解决住所和身份问题,今天才第一次来到这里读书,但他还是对这个时代的社会结构多了不少了解。
不考虑那些遥远的国度,就当今世界范围内显得最先进与发达的雅典影响范围内,就是一种以古典共和与封建贵族双轨制并存的政治体系。
以居住在城市中的男性公民,手艺人、商人与职业者构成的‘公民’阶级,以及流淌着神灵血脉,生而不凡,传承有序的‘神血贵族’一系,他们就是这个时代的中上层结构。
两者相互对立,但又相互融合……至于为什么会形成这种模式,那还要上溯到自大迁徙时代开始,并一直延绵至今的客观因素。
要知道,卡俄斯作为一個超凡世界,人间大地的荒野中永远存在着大量的野兽、魔怪。而在提丰之灾与血日照耀后,这种情况更是严重了不知道多少倍。
于是‘统治者必然是强者’,‘强者才能保护国民’这种思潮几乎很轻易的在人类间扩散开来。所以人间最初的君主大都是传奇领域的强者,也只有他们才能在危险的荒野中开辟出适合居住的地域。
然而随着大迁徙的结束,第一批城市建成,人口渐渐增多,再次对外扩张就是必然的选项……但国王只有一位,各地同样需要其他的强者来保护民众,荒野间的交通也很不便捷,后世的流官制注定无法在这里实行……于是渐渐的,分封制就成为了很合理的一个走向。
而最初的贵族,并不是什么压迫民众的食利阶级。相反,他们其实在享受权利的同时也付出了对等的义务,每当在领地范围内有魔怪作乱,他们都是第一个站出来与之搏杀的人。
“但是现在不同了。”
“如今的贵族早已改变,成为了‘神血贵族’,那些实力强大,但没有神灵血脉的存在也只能被划分到公民阶级中去,这也是为什么古典共和居然能和封建制分庭抗礼,因为双方都有超凡力量在背后支持——嗯,我看看……公认的第一位神血贵族,神王与公主达那厄之子,天生半神,大英雄,英仙座,珀尔修斯殿下。”
“他一生立下无数功绩,杀死过海妖戈尔贡,拯救过将要被献祭的异国公主,也杀死过英雄菲纽斯和他的兄弟。他生有六个儿子和两个女儿,而他们后来要么建立了自己的城邦,要么继承了旧有的王位,或者嫁给了有名的英雄。科林斯,尼迈亚,迈锡尼,他们都因此获得了神的血统,也正是从此之后,神血贵族开始在人间壮大。”
在三楼的阅览室内,莱恩浏览着这一段过去的历史。
记载在书本上的只是寥寥几百字,但对照着后世神话的记忆,莱恩看到的却不止于此。
珀尔修斯为什么是神王之子?因为他的外祖父得到了一则不知道从哪里来的预言,说他女儿的儿子必将伤害他,所以为了防止被害,国王禁止自己的女儿达娜厄与外人接触,并把她关在了高高的铜塔中严加看守。
然而,凡人的守卫理所当然阻挡不了神灵——至少国王阿克里西俄斯阻挡不了。于是神王宙斯化身金雨,透过窗栏,与达娜厄交配并生育了珀尔修斯。
发现自己的行为毫无用处的国王大为惊恐,他的女儿最终还是怀孕生子了。但国王最终没敢对神子动手,他只得放逐了珀尔修斯母子,自己则惶惶不可终日,甚至逃到了国外——然后在将来的某一天,就像预言的内容那样,他在彼拉斯齐被外孙珀尔修斯投掷出的铁饼‘误杀’,成功完成了这一则预言的结局。
不过,到这里就要划重点了,彼拉斯齐是哪里?就是曾经另一个被神王强暴的公主,变身白牛最终逃到埃及的伊娥所在的国家。然后因为外邦国王在本国被误杀,这个当时已经渐渐衰落的小国可谓再遭重创……总之珀尔修斯是不是后世意义上的‘英雄’不知道,他究竟能不能打其实也不好说,因为他一路而来的战绩几乎可以总结为‘来,骗,来,偷袭’或者‘氪金战士所向无敌’。
反正在诸神纷纷显圣,依次赐下的一打神器的帮助下,他确实在冒险的道路上干掉了不止一个国王,也生育了不止一个国王,并且干翻了一批对奥林匹斯有所不满的国家和他们的代表性人物,最终将神王的血脉在人类王族中传播开来。
从此之后,留有神血者方能为王的说法越传越广,而越来越多的神灵也有样学样,在人间留下神裔。自此神血开始泛滥,那些血脉高贵的存在占据了人族的主流……
翻过又一页书册,透过历史,莱恩好像看到了珀尔修斯那提线木偶一般的一生。
“也说不准,或许他其实乐在其中也说不定。”
嘴角勾起一个笑容,莱恩继续翻看这本综述。
除了神血贵族的由来,这本出自知识教会的新历综述讲的最多的自然就是雅典。
根据记载,这座被女神赐福的城市建立大概在距今近千年前,在那个时候,还没有新历,这座城邦也还不叫雅典。
传说中‘大地降生’‘人身蛇尾’的刻克洛普斯是这座城邦的开辟者,而在这位血脉有异,寿命悠长的国王盛年之时,智慧女神前来人间传播知识的奥秘,选定了这座城市作为她人间教会的起始。
当然,一般而言这个时候就会有意外发生了,海皇波塞冬就是这个意外的引子。
出于某种目的,他同样在当时出手争夺过城邦的所有权,两位神灵为此争执不下,最终决定由当地人自己来决定信仰的对象。
波塞冬赐给了人类一眼咸水,代指大海的庇护,但当时的人们不解其意,认为它没有什么用处;雅典娜则赐下了橄榄树,人们认为这可以带来木材、油和食物。民以食为天,无论东西方都是如此,所以女神最终获得了当地人民的信赖,这座城邦也从此更名为雅典,一直持续到了今天。
“当世大国,雅典几乎是最后建立的了,甚至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哪怕有雅典娜的帮助,雅典都谈不上强大。”
“而造成这一切的原因,书上没有记载和分析,这也有点出乎这个时代人见识的上限了……但以后世的眼光看,从地形上几乎一目了然。”
翻阅书籍的过程中,这个与原本希腊地形大为迥异的新世界地图也渐渐在莱恩脑海中清晰起来。
雅典……实际上是靠近东海的城市,也是人类大迁徙中最后建立的城市。可以说越是前期建立的王国,越是靠近奥林匹斯,而他们之间的距离往往也越是遥远,因为荒野广袤,两支迁徙的人类完全没必要选择太近的地方建立城池。
相反,越是靠后建立的,则越接近大海,因此剩余的迁徙队伍不仅发展时间没有早早安定下来的同类们久远,他们相互间的竞争关系也更激烈,往往两个城市间的距离也更近。这在一开始自然不是问题,但当大家都安定下来,人口增长,扩张土地的时候就会尴尬的发现,如果不诉诸于武力,周围几乎没有可以开拓的方向了。
这也是图林根的由来。
雅典地处东部沿海,往西都是早就建好的城市,想要扩张就只能引发战争。往南方向同样如此,甚至相比起西边的邻居,往南他们要面对的很可能是白塔与传说中的异教徒……
于是荒僻的北地就是唯一的发展方向了。图林根与再往北一些的黑尔戈兰港口城成为了雅典北部的边线,也是当今国王所指定发展战略的结果。
“诸多国家间早有摩擦,无论是因为信仰上的,还是地缘政治上的。但这是个有神的世界,诸神还没有为此撕破脸皮,人间的大规模战争又怎么会爆发呢?”
“所以和平是人间诸国的主旋律,商贸往来随之越发频繁,繁荣的贸易也带来了上层纸醉金迷的生活……直到某一天,神明对更多信仰的渴求终将压过彼此间的脆弱的亲缘,人间诸国的矛盾也累积到一个极限,更有一些有能力者渴求着力量和永恒,在这个时候,只需要一个火星子,大战就会爆发。”
“而且这一次,也许诸神会愕然发现,他们不再能左右战争的胜负了。”
啪嗒——
合上书本,莱恩微微闭目。后世的记忆与眼下世界的局势碰撞在一起,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好像在他脑海中显得那么明显。
“一切早有定论。”
“金苹果,最美的女神;十年战争,名留史册的‘英雄’……”
“一切的一切汇为一体呵,这就是人间的战争与和平。”
······
日头西斜,从博识馆内走出,在见习神官小姐甜美的笑容下,莱恩向她点点头,打算找个地方吃点东西。
虽然一天的时间才只看了个大概,但读书倒也不急于一时,转生为人,日子还久的很。
如今正值雅典立国以来第十二任国王在位,而且他的名字可在后世鼎鼎大名——倒不单纯因为他的功绩和传说,更多的是因为他的名字作为一个著名的哲学概念在东西方广为流传。
考虑到如今世界上也还没听说过什么金羊毛,阿尔戈船之流,莱恩也就不必担心突然从某个角落里蹦出一个叫赫拉克勒斯的彪形大汉,表示神灵在哪,我要打十个——他现在反而在考虑一会吃点什么。
毕竟现在作为凡人,莱恩不吃饭也会饿,不喝水也会渴,没法靠光合作用产生能量。
就是问题来了,东城的餐饮价格可不便宜,经过这两天不加节制的花销,他之前被热情好客的本地人赞助的钱币好像花的差不多了……
“嗯,看来需要好心人再赞助一下了。”
暗自点头,莱恩转身向城西走去。
经过这两天的大把撒币,莱恩直接住进了南城区,这种治安良好的地方可没有哪个不长眼的‘好心人’敢靠近。
索性莱恩就给他们一个机会……于是在一个偏僻的角落,他换上之前在小店购买的那套衣服。
穿过几条街道向着上次‘偶遇’的地方走去——不出意外的,莱恩察觉到自己又被人跟踪了。
而且这一次,好像不止一个,少说也有五六个的样子。
“啧,怎么跟打怪升级一样……算了,肯给我爆金币就好。”
心里暗暗吐槽,面上则不动声色,和上次一样,莱恩拐进了一处无人的小巷子。
在又走了一段路后,他转过一个拐角,准备故技重施。
“咦?”
有点意外,莱恩赫然发现,在拐角的后面居然早就等上了三个人。
“嘿,小子,你还真以为我们会被同一招坑上两次吗?”
伴随着一声冷笑,为首的年轻人手举木棍,两个大汉站在左右。
而就是说话的功夫,之前跟在莱恩身后的几人也绕过了拐角,一前一后将他堵在这个狭小的地带。
“小子,你还真能躲,这两天我居然都没有找到你跑哪里去了……”
上次一个同伙莫名其妙挨了一闷棍,连人都没看到,着实让维斯有点郁闷。几天来,他们一直在找莱恩的下落,但却毫无所获。
这并不奇怪,因为维斯根本想不到莱恩会跑去看书,更想不到他住进了南城——哪怕不计较识字问题,光莱恩三天把那个倒霉蛋的积蓄花了个精光这件事,就知道那边的消费水平完全超出了这些底层人的接受范围。
虽然同在一座城市,但东城区和南城区与他们就是两个世界——后世的普通人也一样如此。倒不是有没有这个钱的问题,而是他们哪怕有十几万的积蓄,也绝不可能去吃一两万一顿的午饭。
“你误会了,我哪也没躲——事实上,我一开始还有点担心你们没认出我来。”
摇摇头,莱恩对‘好心人’的质问表示无辜。
“不过话说回来,你就拿一根棍子?”多少有点失望,莱恩好奇的问道:“伱们这样也算是‘有活力的图林根底层社会团体’了吧,莫非就没准备点兵器什么的?”
“至少也来把小刀什么的?”
“……我看你是好日子过久了,到现在还没搞清楚形式。上,好好招待招待他!”
嘴角一抽,维斯觉得面前这个人多少有点心理问题,谁家正常人被包围了还有空关注这个。
他也考虑过对方是否是正式的职业者,但黑铁(一阶)级的非施法者有什么水平,他们又不是不知道。
能打,但也就那样。没有精良的装备,根本发挥不出来那过人的体魄和武力。
话音落下,维斯身旁的两人当即举棍上前,而从莱恩身后追击而来的几人也包夹而来。
不管是翘家的贵族,还是富商的后代,反正大概率不是图林根本地的。看着细皮嫩肉的样子,只要……
“Ψ!”
一个短促的音节,随之而来的是一道莫名的斥力。魔网第一层被轻轻拨动,繁复的结构瞬间成型。
无形的斥力作用在下盘上,毫无准备的的几人当即在前冲间失去平衡,像滚地葫芦一样翻了一地。而站在后方,刚刚没有动手的维斯则脸色骤变,一脸不可思议的看着面前的莱恩,因为在他的手上,一个发光的小球成闪烁不定。
“施法者?!”
“答对了,但没有奖励。”
笑着点点头,看着对方的反应,莱恩再一次了解了拥有施法能力的存在,在这个时代到底是什么地位。
之前,他只是听别人偶尔说起过……转生三天,他现在其实也还谈不上什么施法者,毕竟第一层魔网太过基础,一个天赋不错的普通人理论上也能接触得到,只是不像莱恩这么轻易而已。
而第一层魔网的能级所支持的巫术也不怎么高,大概就是像他刚才那样,释放个打不死人的冲击力场,或者点个光亮术什么的。
真打起来,还真未必有一把剑来的好用——然而就是这么一个没有杀伤力的光亮术,却当场把包括维斯在内的几个‘有活力的社会分子’吓了个半死。
“现在,打劫,把你们身上值钱的都交出来,顺便给我解释解释,你们为什么只有棍子用,以及你为谁做事。”
“别告诉我没有,”笑意盈盈,莱恩伸手一指,照明光球当即向前飘动,吓得维斯连连后退:“只要这座城的统治者不是傻子,就不会允许有不经他允许的灰色势力存在。”
(本章完)最近转码严重,让我们更有动力,更新更快,麻烦你动动小手退出模式。谢谢

最新小说: 诸天自让子弹飞开始 剑侠情缘之清平长乐 重生年代:从平凡的世界开始 无限,从永生开始 人在诸天,修魔修出功德金轮 考研,然后变成魔法少女 罗马必须亡 长生从骟妖开始 长生仙缘:夫人请留步! 大明从挽救嫡长孙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