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书阁 > 女生耽美 > 求生游戏:我的外挂能叠加 > 第319章 你不能杀死他(4k)

第319章 你不能杀死他(4k)(1 / 1)

赵浔的话音刚落,其他玩家都下意识的倒抽了一口冷气。

数个羡慕的目光投向赵浔。

“你……你居然已经有了两个银牌,为什么还要抢我的?”短马尾男忍不住质问。

“我本来没打算抢,谁让你暴露了自己。”赵浔耸了耸肩,一脸无奈。

他一开始没有选择催眠众人交出银牌,就是没打算刻意抢夺。

尽管当时他就确定拥有银牌是有好处的,但是谁也不能确保得到全部的银牌只有好处没有麻烦。

而且这次的求生游戏更倾向于需要玩家互相协作,他一个人夺走全部的银牌,可能反而会触发不好的结果。

所以他控制住了自己的收割念头。

但短马尾男表现得那么明显,赵浔下意识地就行动了。

反正只是多拿了一个,有没有拿走全部,应该没什么关系。

事实也如他所料的那般,拥有三个银牌,并没有触发什么困难模式,也没有出现其他的麻烦。

短马尾男有些气不打一处来。

明明抢走了他的东西,居然还一副“又不是我想抢的,我也是被逼无奈”的表情,这也太气人了!

赵浔毫不在意短马尾男的心情,他转头看向其他人,再次开口:“时间有限,还有两枚银牌在谁手里,主动说出来。”

“我手里有一枚银牌。”嘻哈男赶忙表态。

“我也有一枚。”眼镜男也跟着说出了实话。

“行,”赵浔点点头,“进入第二轮追逐战的时候,1号只要碰到我们三个有银牌的玩家之一,就一直跟着我们一起行动,其他玩家顾好自己别被npc找到就行。”

拿着1号号码牌的,是个五官很像猴子的男人。

在赵浔说完这句话之后,大家就齐刷刷地看向猴脸男。

猴脸男有些不自在地挠了挠自己的脸:“我知道了。”

“第二轮追逐战的大概计划就是这样,你们如果有什么想补充的,可以说。”赵浔看了一圈,又等了一会儿,见没有人开口,便继续说:“那么,我们该商量一下第一轮追逐战的战术了。”

“我们作为追逐方的时候,更适合一起行动,因为只有‘主猎人’有权利杀死npc,其他玩家只能辅助追捕,分散行动比较麻烦。一起行动,反而更容易围困npc。”赵浔说完,随口问道,“你们觉得呢?”

“我同意。”眼镜男点头,“分散行动,就算碰到了一个npc,除了1号之外的玩家都不能杀死对方,搞不好连抓都抓不住人。”

其他人也纷纷点头表示赞同。

“我们第一轮追逐战的目的,就是尽可能多地找到并杀死npc。”眼镜男又说,“这样一来,第二轮追逐战开始后,npc也会因为人手不足陷入劣势。拥有银牌的玩家趁机反杀npc,成功率更高。”

其他人再次点头。

“话说回来,用银牌反杀npc的时候,是不需要知道npc的弱点的。”嘻哈男像是突然想到了这一点,说,“感觉比作为追逐方杀死逃跑方的npc要方便快捷很多。”

“你该不会是想特意把这些npc留到第二轮追逐战,用银牌反杀吧?”狗啃头瞪起眼睛,“我倒不是反对你的这个建议,但是银牌只有五个,一个银牌只能用一次,剩下的六个npc还是得找到他们的弱点啊。”

嘻哈男解释道:“我没有要故意留到第二轮追逐战再杀npc,我只是觉得,顺利的话,第一轮追逐战杀死六个npc,第二轮再把剩下的五个反杀,那我们只需要进行两轮追逐战,就能够通关游戏了。”

“想象肯定是美好的。”眼镜男扶了扶自己的眼镜,对嘻哈男泼冷水,“但你要搞清楚,现实往往没有这么顺利美好。npc的弱点不见得那么好找,想在六个半小时内杀死六个npc,也不是多容易的事情。”

“我知道了,我知道了。”嘻哈男嘟囔了一句,“我就是想想也不行吗?非要说教我,搞得好像我都蠢似的。”

“时间到了。”一直留神关注上空倒计时的赵浔突然开口,“走吧。”

说着,他朝距离最近的那栋建筑楼走去。

其他玩家抬头看了一眼,倒计时06:29:54,确实,他们该猎杀npc了。

众人立刻跟上赵浔的脚步。

穿着大红色羽绒服的女人想起了什么,突然说:“说起来,我们都不知道npc长什么样子……”

“别说这种蠢话,”眼镜男没忍住,流露出了一丝嫌弃的神色,“第一阶段的时候,整个学校都被我们搜索了一遍,除了我们十一个玩家之外,根本没有任何人。这时候一旦出现一个陌生的脸,肯定就是npc。这有什么好纠结的?”

红衣女抿了抿唇,没再出声。

众人进入了第一个教学楼内,一间教室一间教室地寻找。

很快,他们就在三楼中间段的一间教室里,看到了一个站在讲台上的人。

这位npc完全没有躲藏起来,就这么站在那里,手里拿着粉笔,在黑板上书写着什么。

粉笔磨擦黑板的声音很是沉闷,叫人的心情不自觉就跟着沉闷了下去。

窗外,天边已经渐渐亮了起来,即使教室里没有开灯,也能大概看清楚npc的模样。

有些秃顶微胖的中年男人,穿着黑色的羽绒服,一侧的肩头蹭了一些白色的粉笔灰。

“他在写什么啊?”狗啃头很小声地问了一句。

“看不清楚。”嘻哈男下意识地回应。

赵浔直接打开了教室的灯。

众人这才看清楚,黑板上写的是数学题。

看起来,这是一位数学老师。

“不会是要我们做题吧?”红衣女嘟囔着,“完成他的题目,才能杀死他?”

“这……我是学渣啊,”猴脸男一脸为难,“做题我真不行。”

数学老师直到在黑板上写完了三道题目,这才转头看向站在门口的玩家们。

他的脸上的表情十分严肃:“为什么不回座位?站在门口干什么?”

玩家们都是一愣。

“他怎么看起来……像是要给我们上课似的?”

“我怎么觉得他把我们当成他的学生了?”





短马尾男和瘸腿男几乎是同一时间发出了疑问,虽然说的话不太一样,但表达的意思差不多。

“还不赶紧进教室坐好?”数学老师拿起讲台上的教鞭,重重地敲在讲台边缘,“你们是想挨抽吗?”

玩家们面面相觑,一时间拿不定主意。

他们并不想真的“上课”,但如果这是游戏设定的流程,他们恐怕拒绝不了。

可如果必须在“上课”的过程中寻找npc的弱点,或者必须答题才能获得杀死npc的权利,那需要消耗的时间也太长了。

他们在这一轮追逐战里,能不能杀死三个npc都不好说。

就在其他玩家犹豫不决的时候,赵浔已经迈步走进了教室里。

其他玩见状,也都下意识地跟着走了进去。

但赵浔并没有往学生座位上走,而是走到了讲台上,走近数学老师。

数学老师的脸色一沉:“你这学生怎么回事?上课时间到了,不回座位,跑到我的面前来干什么?”

赵浔的眼眸微微一亮:“你的弱点是什么?”

几乎是赵浔的问题刚问出口的瞬间,数学老师的神色突然变得诡异了起来。

“你可真大胆,居然敢直接来问我这种问题。”数学老师冷笑一声,“你这样对老师不敬的学生,就该被体罚!”

赵浔的眼眸微微眯起。

他的【精神系异能】不可能出现失误,可对这个npc完全没有效果。

那就只能说明,是这次的游戏里限制了他使用“催眠”。

也是,如果直接催眠就询问出弱点,再直接杀死npc,这游戏很快就会结束了。

换个角度来说,不能催眠询问弱点,增加了杀死npc的难度,最后的积分总该高一点吧?

想到这里,赵浔的心情倒也没有变差。

眼看着数学老师手里的教鞭就要朝着自己抽过来,他立刻抬手,一团火球瞬间出现,连带着教鞭和数学老师的脑袋都被火球波及到。

教鞭瞬间化为灰烬,而数学老师却毫发无损。

“攻击老师,”数学老师气的不轻,整个身体都逐渐有些膨胀,一张脸则变得黢黑,“你要被记大过!”

一时间,整间教室的桌椅都微微晃动了起来。

仿佛是受到了数学老师愤怒的情绪的影响。

其他玩家见状,纷纷朝着教室的后面退去,一边提防着四周的桌椅,一边关注着数学老师的变化情况,生怕被波及到。

赵浔不慌不忙地观察着数学老师的情况,再次开口:“听你的课,就能知道你的弱点是什么了吗?”

“随意打探老师的隐私,非常不礼貌!”数学老师厉声警告,“上课是学生的本分,学习知识才是学生该做的事情!”

“听起来,上你的课也不能让我知道我想知道的事情啊。”赵浔抬手,变出了更大的火球,整个包裹住了数学老师。

数学老师的身体瞬间膨胀成了一颗球,声音也越发的洪亮:“记大过!记大过!重重体罚!!”

声音震得人头皮发麻。

站在教室后面的玩家们都捂住了自己的耳朵,显然有些受不了这样的声音攻击。

距离数学老师最近的赵浔受到的音波攻击最严重,他清晰地感觉到自己的心脏有些钝痛,脑神经也突突直跳。

但,都在承受范围内。

他的脸色没有多大的改变,甚至又变出了一把火焰长剑,朝着数学老师的心口处刺了过去。

这一下,数学老师整个人像是气球一样漂浮了起,整个教室都晃动着,课桌椅也全部悬浮到了教室半空中,像是被龙卷风卷动着一般,不断地在教室中央旋转着。

所有玩家都感受到了其中的吸力,纷纷蹲下身,脊背紧贴着身后的墙壁。

生怕自己被卷进桌椅的龙卷风中。

尽管没有一样东西是主动攻击到玩家身上的,但在这样的环境里,万一没有稳住身体,卷入桌椅之中,被压断脑袋都是有可能的。

“果然npc作为逃跑方的时候,也不是只能被动挨打。”赵浔抬起左手,一根细长的铁链卷在了门把手上,用来稳定他的身体。

游戏规则确实规定,作为逃跑方不能攻击。

玩家这边,只有拥有银牌的玩家,才能够反杀npc。

听起来,npc作为逃跑方的时候,似乎只能逃跑躲藏,万一被抓住弱点,只能被杀死。

但赵浔在看到这位数学老师大剌剌地站在教室的讲台上的时候,就知道npc应该也有“反杀”的途径。

哪怕npc的弱点没那么快找到,但现在的时间太过充足了,作为第一个被发现的npc。找到弱点并杀死的概率极高。

npc却没有躲藏起来,那就只能说明,他认为自己有自保的手段。

通过自身影响环境的改变,并不把玩家当做攻击目标,也就不算是违反了游戏规则。

环境改变到一定程度,必定对玩家产生影响,比如这带着吸力的桌椅龙卷风。

如果玩家被卷进龙卷风中,被桌椅夹击死亡,那也只能算是环境导致的事故,不算npc动的手。

不过,这位数学老师的音波攻击,确确实实会直接作用到玩家的身上。

但这种程度的音波,侧重点应该在于“阻挠”,而不是“反杀”。

让玩家的头脑眩晕,心脏不适,从而阻挠玩家继续追杀他。

这属于“防御”的一种,也不算违反游戏规则。

赵浔右手抬起,手里的火焰长剑瞬间变成了雷电形成的鞭子。

站在教室后面的十个玩家中,八个都是目瞪口呆的模样。

先不说那火球的力量超出了他们的想象,用了火居然还能用雷电,一个玩家同时拥有两个特殊能力?这也太超纲了吧!

已经亲眼见识过的嘻哈男和狗啃头相较之下就淡定多了,甚至产生了一种“前辈看后辈”的感觉。

嘻哈男甚至在想:这才哪儿到哪儿,要是后面看到七八个能力,估计这些人眼珠子都能惊得掉下来。

眼见着赵浔手里的鞭子要抽到数学老师的身上,猴脸男忍不住出声提醒了一句:“你……你不能杀死他的。”

最新小说: 飘逸的节奏 不当谋士的我汉末求生 校医清闲?你可听过脆皮大学生! 他演反派太吓人,网友联名求封杀 逆改明末 请君问梦 修仙之我用熟练度助长生 伪像报告 1979黄金时代 超能力是磁场转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