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书阁 > 科幻灵异 > 血医 > 第四百章 地老天荒

第四百章 地老天荒(1 / 1)




可是待我再转回头时,却发现孟姜不见了,只剩下嬴政一个人站在那里,一脸惊愕地向上望着。
我顺着他的视线看去,这才发现孟姜却并没有像我们一样下坠,而是被一圈白色的云雾轻轻托着,漂浮在那里,一阵风迎面吹来,风中挟着一股清新的花香,那白色的云雾边缘更是有数点随之轻轻飘散,碎雪一般落了下来,转瞬便没了踪迹……这是,茶花的香气吗?我猛然想到,她所乘着的那团云雾,竟是凝聚的茶花花粉吗?!
孟姜就那么飘逸地站在那里,眼光却轻轻地落到了我身上。那轻蹙的眉头,那朦胧的眼光,欲言又止,当断难断,那是我从来没有见到过的神情,像极了诀别前最后的凝望,令我心里猛地就是一沉!
但这神情只是持续了那么一瞬,她便移开了眼光,表情变得庄严而冷峻,双掌轻抵,低眉凝神,口中似是念念有词。
片刻之间,我只觉得身遭一阵猛烈地震动,刚刚萌发了生机的幽冥神木忽地一摇,自那光秃秃的枝干上竟然就冒出了数点新芽,紧接着,便飞速地抽出了枝条,并以惊人的速度开始向四周伸张开去,那枝条触碰到附近的浮岛时,便像是有灵性一般直插入泥土之中,很自然地便两块分裂开的土地合并成了一块!
见到这一幕,我已经完全明白了孟姜的想法!她,是想用移花接木之术来修复这遍体鳞伤的大地,保全眼前这无辜的众生!她也许没办法拂逆圣意,也没能找到办法来为命定的托付寻找到一个出路,孤阴不生,独阳不长,极阴的火凤带来的不会是新生,只会是彻底的毁灭!她亲手破坏掉那腾空的金龙,便料到了会有这样的后果,而她最后的方案便是以自己的牺牲,来使一切恢复原状吗?
因为我深知,当她完成了这番足以扭转天地造化的大工程的一刻,便是她耗尽精元,殒命当场之时!
那么她将我限制在这里,也是怕我会读懂她的心思,出手阻止她吗?
我不禁苦笑:自己心爱的女人,在最困难、最危险的时刻,不选择向你寻求庇护,将自己的命运托付给你,却首先想到要将你置身事外,不要去搅扰到她,墨晏啊墨晏,作为一个男人你是多么失败啊!
但是非常遗憾,假如现在这个局面我可以袖手旁观的话,那我也不会大费周章、历尽艰难来到这里了。愿意向命运低头的话,我恐怕早已死在若干年后那个莫名其妙的夏天了吧!
想到这儿,便没有片刻的耽搁,我抬起手,握住胸前那支箭的箭柄,身子努力向前倾斜的同时,毫不迟疑就是一个棸力!“啪”地一声,这坚固异常的箭在我身后和身前同时生生折断,而我也终于逃开了幽冥神木的束缚,踉跄前行了几步,未及蹲伏到地上,身形已是一闪,再次出现的时候,已是来到了孟姜的身后!
“你想丢下我,是不可能的。”我乍一站定,便这样对她说道。
她先是一愣,之后却是很自然地辩驳道:“傻瓜,我是想……”
“我知道……”我将鼻子轻轻贴在她颈后,嗅着她发间的幽香,缓缓说道,“我都知道。”你是想保护我,我怎么会不知道呢?我心里想着,口中却说:“我答应过你,不负天下不负君,记得吗?”
她的身子仿佛轻轻一颤,没再说话,但是手上的施术却并没有停止,我甚至能感觉到连绵不断的能量洋溢在她身遭,并不断地向四面八方输送而去。
我将手从她身旁围绕过去,将她整个儿环抱在怀里,双手也与她的交握在了一起,同时,也暗暗集中了全部的精神,将所有残存的力量都与她的汇合在了一起。
这一瞬间,再也没有了什么恩仇,没了野心与执著,没了权谋和计算,没了疑惑和追寻,天地之大,时空之广,不在乎身处何方,也不在乎自己是谁,只剩下了我和她,只剩下了我们不能同生,但求共死的这一刻!
唉,想我是何等潇洒脱俗之人,怎么终究逃离不开如此这般儿女情长呢?
不知道过了多久,四周似乎是安静了下来,孟姜也终于睁开了紧闭的双目,最先映入眼帘的,便是满眼的绿色!视线所及之处,整个大地,无论山岭还是平原,都被浓密的森林完全覆盖住了,一眼望不到边。遥远的地平线上,是一轮淡红色的夕阳,正在彩霞的掩映下慢慢向山下沉去,天上已现数点星斗,像是无数朦胧的睡眼在由青转黛的天幕上忽明忽灭,风儿轻轻吹拂着,柔和且宁静,更重要的是,熟悉如昨。
“孟姜姐!孟姜丫头!……”忽然她听到有这样的呼唤声传来,定睛看去时,只见脚下这片树林所露出几小片土地之上,分明正立着一群人,其中的几个,正拼命朝她挥着手,其他更多的人,则像是刚刚从梦中苏醒一般,兀自在茫然地东张西望。
这是……我熟悉的那个人间吗?孟姜有些恍惚了:如果是的话,说明我做到了,可是,为什么我会是这样的感觉,如此平静,如此温暖,如此……幸福?
“这个梦,”我看到她红润的脸上现出那样讶异可爱的表情,忍不住笑着说道,“你喜欢吗?”
但这句话说罢,我已经双手一松,身子向后一倒,便自她身边坠落了下去!
孟姜吃了一惊,回头看到我时,我已经与她相距数丈,她向我伸出手,似乎是想拉住我,但却是拉了一个空,随即伏下身来,摇摇欲倒。
是啊,虽然我已经尽力让她入梦,方便我借她之力完成了那个法术,但毕竟在那之前她已经消耗太多了,不好好休息是不行的……
“墨晏!”孟姜唤道,眼中瞬间已落下泪来。
这好像还是我第一次见到她落泪,哦不,更早的时候,我来到这里之前,她似乎也是为了我落了泪的。
对不起啊,总是让你为了我哭。
而且,为我哭的人好像还不止她一人,是错觉吗?恍惚之中,我好似见到了桑青、越璧、丛离殃,甚至于,好像还隐约看到了秦期、偌嵇……他们都在急切地望着我,呼唤着我,眼中似乎也有着泪光闪烁……
未及辨别出幻想还是现实,我身子一凉,已经落入一片冰冷的湖水之中。
我本已精疲力竭,自然无力再掌控浮沉,便这样任由自己向水下沉了下去。
可是过了半晌,我也没有觉得有类似溺水一样的窒息感,思维仍旧在活动,仍然感觉得到自己的四肢百骸,实在不像是已经魂归西天的样子。
随即想到:咦?这里原本有湖的吗?
但当我环顾四周的时候,却发现四周并不似是湖岸,却是光滑无比的半透明墙壁,呈微微的环形,我不像是落入某个湖里,却像是掉进了某个容器中一样。
容器?我心里一动,随即将手指递到嘴边用力一咬,皮肤裂开,血丝开始渗出,很快便消散在了水中。
但四周那玉石造就的墙壁却忽地红光一泛,上面现出了数道暗红色的纹路,如同有生命一般舞动着,很快地,排列成了整齐的数列,如同题写在巨大壁画上的篇章!
我立刻明白了,这不是什么湖,这是我们陶家的因缘,是我们的出发点,也是我们的终点,归宿之地,长眠之地。
正是血矶炉!

最新小说: 第一婚宠:厉爷娇妻太会撩 出阳神 穿越不穿补丁裤,我在民国当首富 黑希竟是量子之海中唯一真神 【综英美】复活点竟是我自己! 封灵师笔记 乱世逃亡后,我成了开国女帝 方圆的古代生活 多次元帝国的崛起 潇潇雨歇余叹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