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书阁 > 科幻灵异 > 瀚海唐儿归 > 第76章 今日同唱长恨歌

第76章 今日同唱长恨歌(1 / 1)




鼓乐声声,吹笙鼓簧,于阗城所有的建筑包括皇宫,几乎都是正门朝着东门而建。
而东门的宣恩门,更是于阗城最大的城门和最繁荣的市场所在。
不同于其他安西和河西城市都是羊马城在外,然后罗城、内城的模式。
于阗的羊马城是在主城东西两边,各以卫星城的方式存在的。
所以于阗城完全没有其它城市那种浓烈的牛马羊骆驼等牲畜的气味,反而空气非常清新。
跨过护城河的铁索桥,张昭就闻到了从宣恩门传来的淡淡檀香,一个身穿唐式紫袍,但是头戴于阗式长帽的壮汉,正骑在马上等候,周围还有数十骑于阗骑士随身,全是人马俱甲的精锐重甲骑兵。
“此乃我大宝于阗国检校礼部尚书,泸州刺史李若愚公,若愚公祖上,乃是汉中王瑀之婿,大唐武都郡王尉迟公讳胜!”
马福荣还怕张昭不知道来人是尉迟胜的后人,是以还特意介绍了一下。
但张昭肯定知道这是谁啊!
他名义上的堂舅,实际上便宜大舅哥,那位想当仲云女王李若柳的长兄。
虽然两人还未见过面,但张昭还在约昌(且末)的时候,就已经派人联络过李若愚了。
李若愚还冒险派了二十人去给亲妹妹撑腰,这也是张昭能放心把阎晋等人召回来原因。
“氾节使,某奉大圣天子之命,在此迎候归义军托西大王节使,请诸位随我入城!”
李若愚只是在张昭的脸上扫了一眼,随后就策马到了氾润宁的面前,伸手引路。
而氾润宁虽然官职地位远比李若愚低,但此刻也是当仁不让的策马走了在最中间。
张昭若有所思的摸了摸下巴,按说氾润宁这样的地位,以及除开他的人不算,就这么三四十人规模的初级使节团,李圣天怎么会把李若愚给召回来迎接?
这明显双方地位不对等啊!难道李若愚已经把仲云发生的事情告诉李圣天了?
而在归义军的队伍动了之后,李若愚带来的横吹队的鼓乐手就一部分在前,一部分在后。
他们身着团花衣,骑在一匹匹高大的花马上,开始吹打起了迎宾的雅乐,原本就有的鼓笙之声,则更加响亮。
于阗城是仿照长安城建设的,王宫位于中轴线的正北内城之中,外城同样分为东西两市,其间多里坊。
当然规模要小得多,张昭来时问了一下,整个于阗城的居民大约在五万人左右。
呃!其实也不算小了,归义军的敦煌才两三万人,仲云国都扜泥城只有七千。
当象征大唐的日月星三晨旗出现在外城大街上的时候,极为热烈的欢呼声响起,街道两旁,无数的于阗人热情的簇拥在两边。
张昭看了一眼,明显带有印欧白人,具体来说是斯基泰人面相的居民居多,但一看就是中原汉人相貌,如同李若愚这种长相的也不少。
队伍前导是二十名于阗重甲骑士,之后就是归义军的使者,氾润宁在最中间,李若愚一袭紫袍在右。
张昭则穿着他那身极为拉轰,几次血战都为他吸引了大部分箭矢和刀矛的精钢明光铠在左。
我张二郎君甚至还特意装哔的,把造型为佛门金刚的面甲给戴上了。
更夸张的是,氾润宁虽然人在正中,但显得有些孤零零的。
可张昭身后,一面张字大旗加上象征大唐的日月星三晨旗高高飘扬,氾全和阴鹞子两人在他身后护卫,三人呈品字而行,完全是一副张昭才是主角的样子。
而在张昭马前左右两侧,蛮熊和顿珠身穿重达数十斤的步兵甲,一手陌刀一手为他牵马。
这两货的体重要是再穿上甲,估计得顿河马看能不能驼得起他们,所以干脆两人就步行在张昭马前为他牵马。
张昭身后,白从信领着二十二骑紧紧跟随,其中十二骑同样人马俱甲威风凛凛,其余十骑穿着花哨的锦袍,横持槊,挂硬弓,曹十四也在其中。
这位公子哥打扮出来更为帅气潇洒,见了一顿血,又经历过千里黄沙的磨炼之后,还真有几分幽并游侠儿的味道。
这二十二骑,就是张昭的游奕军。
游奕军之后,则是阎晋率领的憾山都儿郎,在打破扜泥城之后,他们的装备又经历了一轮升级。
现在整体头戴狻猊盔,铠甲外罩坦臂红袍,身备三杖—弓弩、投矛或者甩斧,再来一杆长枪加横刀。
其中少数人还双带鞬服,也就是两张弓和装箭矢的櫜鞬,显然是左右能射的高手。
进城的队伍不断向前,远处蓦然出现数面与张昭身后日月星三晨旗相呼应的各色大旗,这些旗帜有褐,有青,有黑,看起来还比较陈旧。
张昭一眼就认出来这是唐代军中发号施令的令旗了,那么打起这些大旗的,很可能就是大唐在安西之地的遗民后人。
从他身边的马福荣能在于阗为官来看,唐之遗民在于阗乃至西域的一定不少。
“汉皇重色思倾国,御宇多年求不得。”
喧嚣的鼓乐声中,张昭摘下了脸上带着的金刚面罩,他高举长槊,用尽全力吼唱了起来。
古代的诗词,实际上就是要用韵律配乐吟唱出来的,白居易的长恨歌尤其是如此,这可是描绘大唐由盛转衰的经典长诗。
国破家亡加上明皇和杨玉环的‘凄美’爱情描写,再加上马嵬坡杨氏死难,杨国忠被众军锤杀和明皇失权的刺激剧情,长恨歌可谓是此时一等一的长诗,是顶流流行曲中的流行曲。
这时代的普通人,你给他写一副长恨歌,可能大部分不识字,不知道是什么,但你只要起个旋律,所有人都可以跟着哼唱起来。
当张昭唱到‘春寒赐浴华清池,温泉水滑洗凝脂。侍儿扶起娇无力,始是新承恩泽时。’的时候。
周围的憾山都甲士和游奕军儿郎都跟着唱了起来,而且字正腔圆,有韵有律,因为张昭在从约昌到于阗城的时候,就一直在教他们。
马福荣和李若愚面面相觑,不知道张昭这是闹的哪一出?
上百条大汉的吟唱,把队伍中吹吹打打的鼓乐声都压下去了。
终于走到了打着褐、青、黑等大唐军旗的人群时,无数人扶老携幼的冲到了队伍侧面。
果然,这些人中,男的身穿缺胯衫,戴罗幞头或者网巾,腰间挎着唐制横刀以及其他中原刀具。
女子大多穿着麻、葛制成的青黑色衫或襦,与其他于阗人的打扮,有不小的区别。
其中一些老者,按照汉人的习惯,举着簸箩,簸箩中装着胡饼或者蒸饼。
还有些提着陶瓮,里面装着蒲桃酒或者酸浆水,听到歌声,这些人竟然大多数都能跟着唱几句,他们举着东西,跟着前进的队伍开始疯跑。
‘渔阳鼙鼓动地来,惊破霓裳羽衣曲。
九重城阙烟尘生,千乘万骑西南行。
翠华摇摇行复止,西出都门百余里。’
微微轻风吹到了张昭的脸上,一滴泪珠从他眼角滑落,大唐就在这里,由盛转衰了,他本来是想感动其他人,但不知道为什么,自己却有些被感动了。
马侧,马福荣已经跟着唱了起来,李若愚还是面无表情,但嘴唇不断的翕动着。
“谁曾记?万里孤城白发兵!长安天子可知否?”
路边一个黑袍老头跪在地上哭的捶胸顿足的,鼓乐声没有了!只剩下了痛彻心扉的嚎哭,其间不乏金发碧眼的胡儿!
黑压压的人群混乱的大声歌唱,他们跟着张昭马后的日月星三晨旗,一起往内城涌了过去!

最新小说: 第一婚宠:厉爷娇妻太会撩 出阳神 穿越不穿补丁裤,我在民国当首富 黑希竟是量子之海中唯一真神 【综英美】复活点竟是我自己! 封灵师笔记 乱世逃亡后,我成了开国女帝 方圆的古代生活 多次元帝国的崛起 潇潇雨歇余叹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