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041.40.39.0821(1 / 1)




之前月神说让陆子甄陪他睡觉的时候,陆子甄的内心一开始其实是懵逼和拒绝的。
睡觉,睡觉了什么意思?
是他理解的那个意思吗?
这位月神的脑回路他的真的不懂!
原本陆子甄是准备直接拒绝的,但随后他有转念一想,从他来到这里开始,他就一直没有机会看到月神的模样,这不正是一个很好的机会吗?
所以陆子甄表面上看起来一言不发,直接就朝绣床走去。
谁知道还没等陆子甄真的与月神共赴绣床,倒是发出邀请的月神先怂了,他先叫停道;
“等等!”
等什么?
陆子甄心中疑惑着,看到那紫色帘幔后的身影微微一抬头,他的手中已经多了一样东西。
陆子甄低头朝手中的东西看去,那是一块紫色的云缎,轻柔的触感如同用云霞织造而成,云缎上精致的纹路闪着银色的光芒,隐约可以感觉到一股玄异之力,一看就知道不是普通的东西。
但陆子甄注意到的却只有一点。
又是紫色。
为什么又是紫色!他到底是多爱紫色啊!
自己怎么从来不知道师兄会这么喜欢紫色!
不知道为什么,在面对这位月神的时候,陆子甄根本无法克制自己想要吐槽的。
会把这块云缎给陆子甄,也是月神在情急之下想出的补救之法,但见到陆子甄许久都没有动作,他还以为陆子甄不知道应该怎么用,这就有点尴尬了。
他好心提醒道:“戴上这个。”
用那长条状的云缎蒙住眼睛,便可以将神识阻断,让陆子甄什么都看不到,只是如果这样的话,就算月神就在他的眼前,他也无法看到月神的模样,也无法确定月神到底是不是月鸿影。
□□可以,但是可以不戴这个吗?
“我可以拒绝吗?”
陆子甄的计划落空,就算知道此时自己这样说,对方也未必会接受,他还是尝试着问道,可听到陆子甄这样问,帘幔里的月神以为陆子甄是拒绝陪他,声音顿时冷了几分:
“你是我的祭品,没有拒绝的资格。”
月神这样说着,一股无形的力量将陆子甄手中的云缎抽走,轻柔的触感覆盖在了陆子甄的脸上,用那云缎夺走了陆子甄的视线,周围变成了一片黑暗。
突然陷入黑暗之中,就算是陆子甄一时间也有些慌乱和手足无措,就在这时,一个气息逐渐近了,那应该属于月神的气息,他轻轻握住了陆子甄的手,带着陆子甄朝前方走去。
被那只手牵着,之前所有的不安和慌乱都不见了,陆子甄只觉得十分安全,就好像小时候被师兄牵着一样,轻柔的帘幔从他的脸上抚过,他似乎已经穿过了那紫色的帘幔,来到那绣床旁,一股力量将他一推,下一刻,他的身下便已经是柔软的床榻。
感觉还不错。
陆子甄想着,一个声音突然在他的脑海中响起:
【宿主你随意,我会记得打马的。】
随意什么!他现在什么都看不到了还怎么随意?
还有打马是什么?
陆子甄正准备问问9528打马是什么意思,他的身边已经多出了一个重量,而那之前只是握住住陆子甄的手,此时却已经抚摸上了他的脸。
月神的气质十分清冷疏离,他的手指自然也是冰冷无比的,指尖似乎都带着淡淡冷香。
虽然没有见到月神的长相,但陆子甄却能够感觉到此时月神的眼睛正一眨一眨的望着他,月神就在他的面前,可陆子甄却什么都看不到,只能感觉着来自月神的气息。
被月神这样摸着脸,陆子甄的身体忍不住绷紧了一些,似乎是感觉到了陆子甄的紧张,那只在他脸上抚过的脸突然离开了,接着,那气息又近了些,甚至可以说是铺天盖地而来,他被月神搂到了怀中,一个声音伴着温热的气息从陆子甄的耳边传来。
“睡吧。”
===
陆子甄醒来的时候,蒙住眼睛的那块云缎已经不复存在,眼前又变成了一片明亮,只是当他朝一旁看去,却发现身边的人也已经不见了。
陆子甄愣了一会,他有些惊诧的发现,他昨天竟然真的睡着了。
修士是不需要睡觉的,陆子甄其实也有很多年没有睡过觉了,对他来说,躺在床上也不过是更好的进入观想状态。
就算他实在疲惫无比,进入了休息状态,但神魂还是警觉的,周围发生了什么,其实他都知道的一清二楚,这也是他修炼的一部分,可是昨天夜里,在听到月神的那句“睡吧”后,直到现在他重新醒来,他没有关于在睡觉期间的任何记忆,他真的像个普通人一样睡着了。
陆子甄揉了揉脑袋,干脆起身在这殿中四处搜寻了起来,除了发现月神真的不在这殿中之外,陆子甄还发现月神的这个宫殿,真的是与师兄的月息宫一模一样,所以他也干脆将这宫殿称为月息宫了。
虽然月神不在,陆子甄的任务一时也无法进行了,但他正好可以趁机在这附近探查一番。
陆子甄准备先到这月息宫的外面看看,像这样的宫殿,按理说应当是设有禁制的,但这里除了陆子甄之外,根本就没有第二个人曾经来过,月神也从来没有想过,自己刚刚才带回来的祭品会想着逃走,自然也没有设下防止陆子甄离开的禁制。
正是因为这样,陆子甄轻而易举的便找到了离开这宫殿的出口,可等陆子甄推开宫殿的门,他便因为外面的一幕而睁大了眼睛。
外面是一片银白,不同于这个世界寒冷的银色,覆盖在宫殿外面的银白色是没有温度的孤寂的银白,这银白的颜色也不是没有尽头,在这里他的修为并没有被限制,陆子甄干脆祭出飞剑,随着飞剑凌空而起,不断远离那片银白色的世界,陆子甄也发现了一件事。
自己所在的地方不是什么高塔之上,也不是在仙山之巅,而是这个世界的泠月之上。
那永远都是孤寂冰冷的泠月,被无边无际的黑暗包围,独自悬挂在九天之上,也怪不得那些人将他称为月神。
可是为什么在师兄的心魔幻境中,会存在这样一个人物?
自从来到这个世界中,陆子甄便觉得疑团重重,更系统还一点提示都不愿意给,一切都只能靠他自己去发现,只是既然这个幻境叫做泠月幻境,这一切的真相也一定与这泠月,与月神有关。
从飞剑的高度俯瞰泠月,陆子甄看到这泠月之上,有一个与周围那片银白不太一样的地方,那块地方要比其他亮上许多,陆子甄便朝那个地方落去。
“这是什么?”
等到陆子甄重新回到那银白智商,陆子甄看到那格外明亮的地方,那是一面用冰雪铸成的巨大镜子,通过这个镜子,他可以清楚的看到这个世界的全貌,那是一个完全冰封的世界,被冰雪所覆盖。
陆子甄想要向前一步,看清镜子里的画面,那巨大的冰雪镜子中突然有一股奇异的力量,吸引着陆子甄朝前走去,就算陆子甄此时的内心的拒绝的,可身体却依旧不由自主的朝那镜子走去。
……这是什么情况?
陆子甄朝不断离近的镜子看去,那镜子中的冰雪世界逐渐消失了,一个身影逐渐在镜子中显现出来,那个身影看起来有些眼熟,只是还没等陆子甄看到那个身影完全显现,一只手突然拉住了陆子甄,紫色的帘幔也将那镜子完全盖住,那股奇异的力量消失了,清冷中带着几分焦急的声音传入了陆子甄的耳中。
“你怎么自己跑出来了?还跑到这里来了。”
是月神!
听到这个声音,陆子甄赶忙转头,想要趁机看清月神的模样,只是他的计划还没成功,一只手却已经覆盖在了他的眼睛,将他的视线完全阻隔了。
反正月神就是不想让陆子甄看到自己的模样。
陆子甄实在不明白了,为什么月神就是不想让自己看到他的样子,还是说这是这个世界的古怪规定?月神绝对不能让别人看到自己的脸,不然就要受到严厉的惩罚?
如果真是这样的,无论月神是不是师兄,陆子甄都不想害的月神接受惩罚,但他还是不死心的道:
“我想看看你的样子,不可以吗?”
月神几乎的立即拒绝道:“不行。”
陆子甄更加好奇了:“为什么?”
月神一时不知道应该如何回答,其实他自己也觉得有些奇怪,为什么自己不愿意让这个少年看到自己的模样?
月神在这月宫中生活了许多许多年,根本没有人看到过他的样子,就算有人看到估计也不敢评价他的长相,但他对自己的长相还是有些自信的。之所以会这样,或许是因为月神心中隐约有一种预感,等到眼前的这个少年看清自己的模样,他就会离开自己了,而且永远都不会回来。
想到自己的这一预感,月神觉得这样其实也不是办法,他沉默了片刻,又道:
“你想看到我的样子,除非……”

最新小说: 每天起床都看到反派在抢戏 基友和主角才是真爱 穿成男主师尊了 女配,你们够了! 妖魔老公排排站 风云龙族 侠心邪仙 神医 御皇有术,佣兵狂后 天赐神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