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书阁 > 游戏竞技 > 我本球王 > 第六十二章 远征的场外因素

第六十二章 远征的场外因素(1 / 1)




比利时和法国虽然相邻而且语言相通,但法国人和比利时人几乎永远难以保持绝对的和谐,两国之间的相互嘲讽属于常态。
法国人认为比利时人蠢笨,比利时人认为法国人傲慢无礼。两国民间流传着很多针对对方的笑料。
法国人嘲讽比利时人的笨:
如何让比利时人发疯?(必须知道:比利时人特别喜欢吃炸薯条)
把比利时人放入一个圆形屋,告诉他在一个角落有一根炸薯条!
比利时人嘲讽法国人的傲慢:
“你知道为什么法国国道上没有照明系统吗?”
“因为他们自认为是照明灯1(在法语里,ières同时有“照明灯”和“天才”的意思,这里是讽刺法国人自以为是)
但到了布鲁塞尔,里维斯发现比利时人一点都不笨,反而很聪明,只是聪明摆错了地方。从下榻酒店到训练场,比利时人使出了诸多盘外招,试图影响里尔队的备战。
抵达比利时后,里尔队下榻在离训练基地不远的一家星级酒店,但安德莱赫特队却以存在安全隐患为由,要求改为另一家酒店,而那家酒店距离训练场太远,交通不方便,里尔队坚决不更换酒店,将事情反映到了欧足联,才平息了此事,但安德莱赫特队表示,出了任何问题都不负责。
随后就是训练场地,根据欧足联规定,球队只能在赛前一天使用比赛场地进行训练,所以其余时间里尔的训练需要主队提供租借训练场地,然而里尔全队到了指定地点才发现训练场地简陋到了极点,没有更衣室,只能在过道里更衣,球场半沙半草,球门也不见踪影,还无法提供夜场训练时的灯光。
这种场地普埃尔不敢安排对抗训练,只是简单的热身训练。
就算是热身运动,普埃尔也不怎么放心,让全队回更衣室换了ag球鞋artificialgrassground),又称hg球鞋hardgroud,适用于坚硬(表面是泥土或者砂砾)的球场或者铺设很厚实的人工草皮场地。
一般客场出征,球队都带着各种鞋钉的球鞋,sg、fg、ag、hg、tf、等鞋钉的鞋都有准备,不同场地需要配相合适的鞋钉,若不然打滑是小事,崴了脚就是大事了。
普埃尔庆幸自己准备充分。
这种半沙半草的球场里维斯一点都不陌生,前世踢野球时经常会遇到,那可不是美好的回忆,没想到如今还能看到。
好在球队只练了半天就全队回了酒店。
当天晚上里维斯又领教到了比利时人的手段。
半夜两点,他们这一层全部停电,九月出头,天还没彻底凉下来,这几天的比利时有些闷热,少了空调的里维斯更本睡不着,其他人也是如此。
全队第二天早上顶着黑眼圈在大巴车上补了一觉,睡醒了的卡巴耶抢过德比希的镜子,发现黑眼圈还是没有褪去,终于憋不住怒火,骂起了比利时人的卑鄙。
里维斯也很恼火,决定回里尔找阿扎尔算账,谁让他也是比利时人。
这是里维斯第二次在客场体验到场外手段,上一次是在雷恩,但那也只是球迷的自发行为,而且是赛后发生的。
像这种赛前各种官方的刁难,里维斯是第一次遇到。
里维斯去过的法国国内客场,主队在赛前都很克制,不会使出什么让人诟病的招数,最多打打嘴炮,原因很简单,俱乐部之间除非是死敌,那么总归会有关系牵扯或者转会合作,多一个朋友比多一个敌人用处多多,所以都会留有余地,不把事情做绝。
但国外的对手就没有什么顾忌了,自然是什么手段都使上了,关系再恶劣他们也不会在意的,反正不在同一个联赛,过了本赛季难有瓜葛。
里尔全队被卡巴耶点燃了愤怒的火药桶,纷纷起身争先谴责着比利时人的卑劣手段。
米拉雷斯都不敢说话了,怕被众人迁怒到他的比利时身份。
普埃尔看着群情激愤的队员,没有愤怒的气氛感染,反而很高兴。
因为普埃尔看到球员精神状态都很好,不用担心那些场外手段会影响到球队的状态,不禁感叹,年轻就是好,补一觉精神就恢复了,瞧那里维斯,早上还一点精神都没,现在喊的最凶了,一点困意都没,完全可以下去跑个1万米。
虽然球员们没事,但普埃尔受到了影响,他可不是年轻人,昨晚没睡好,现在都没精神。
普埃尔托关系在当地找了一家私人训练场,虽然不大,但草皮质量很好,里尔全队终于有了训练的地方。
晚上的住处也换了地方,换了一家私人的度假村,离球场距离有些远,但可以安心休息。
比赛前的媒体发布会上,普埃尔就这几日的遭遇向主队提出了抗议。
主队教练弗兰克费尔考特伦一脸的无辜,场外招数不是他的安排,但他乐于见到此事的发生。胜利,谁不喜欢呢?
对于傲慢的法国人,他可没有丝毫的好感。费尔考特伦称他并不知道此事,只说也许是工作人员的失误,也许是沟通不畅引起的误会。
普埃尔也没继续纠缠,这种扯皮的事说再多也是白费力气,自己表明了态度就可以了,剩下的就交给球员场上讨个说法了。
普埃尔不想闹事,可媒体不会放过这个新闻点。
全队适应完比赛场地离开球场返回大巴时,走在队伍最后的卡巴耶和里维斯被espn记者逮到了。
“请问你们这两天在布鲁塞尔过得如何?”
“我们过得很不好1
“可以具体说说吗?”
“卑鄙的”卡巴耶还没说完就被里维斯捂住了嘴,试图阻止他开启骂战,里维斯知道卡巴耶肯定会将矛头直指对方,措辞肯定不会含蓄,那样会将里尔队拖入到没完没了的口水战,这对于明显实力更胜一筹的里尔队是不利的,反而正中主队下怀。
“我们来比利时不是做客的,本就没指望得到客人的待遇,如果受到了热情款待,我们在这里赢球反而会过意不去,现在没有了任何顾虑,我想我们可以放手一战了。”里维斯说的很委婉,这种话不会触碰到对方的神经,但语中的忿意谁都听的出来。
唯恐天下不乱的espn的记者还想追问下去,里维斯已经拖着卡巴耶上了车。
“那帮家伙做得出那些事,就由不得我说几句吗”
“你说了有什么用?能伤到他们吗?我想除了让媒体高兴以外,没有任何作用。”
“嗯?”卡巴耶太了解里维斯了,他这个好友可不是什么宽宏大量的人,一定有其他打算,“你说说,你是怎么打算的?”
里维斯拉过卡巴耶,在他耳边说着自己的想法。
“切,套路太老了。”
“但最有效了,你说呢?”
“嗯,的确是。”卡巴耶点点头继续说道“不过到时候那些话得由我说。”
“可以,那时我一句话都不说。”
得到了里维斯的承诺,卡巴耶才满意的放过了此事。
------------------------------------
安德莱赫特俱乐部的会议室里,主教练弗兰克费尔考特伦正和助理教练讨论着明天比赛的战术安排。
对于来到布鲁塞尔的这支法国球队,安德莱赫特并不陌生,因为双方离得太近了,里尔就在法国边境,旁边就是比利时了,这对于安德莱赫特队采集情报极其方便。
分组结果出来以后,费尔考特伦就派人去里尔搜集了几场比赛的录像。
看过了这个赛季里尔所有的比赛录像,费尔考特伦对里尔已经非常熟悉。
于是旁边的白板上多了几个名字。
里维斯的名字赫然在列,还被画了圈,很是醒目。
里维斯出道以来的表现让人无法忽视,虽然有些媒体唱衰里维斯的未来,但就目前而言,作为对手的费尔考特伦绝对不会轻视一个进球如麻的前锋。
而对于里维斯的特点,只要看过几场比赛的人都会有了大致的了解,费尔考特伦也是如此。
个人技术不错,把握机会的能力很强。
缺点是头球、远射、团队协作。
那么防守的方法就出来了。
费尔考特伦决定放弃高大后卫,用一个速度快,反应快的后卫贴身盯防里维斯,防禁区外突破,干扰禁区内射门;一个经验丰富的后卫负责协防里维斯,其他球员注意切断他与队友的联系。
方法很简单,也不新鲜,关键是执行程度。
法甲的后卫一向是只凭借身体防守,很难全场贯彻教练的安排,费尔考特伦对此很不屑。
费尔考特伦相信自己的队员,虽然身体素质比不上法甲那些又黑又硬的后卫,但执行战术的能力绝对上佳,只要没有意外,这个点不会出问题。
费尔考特伦将里维斯的名字划上斜线,开始讨论下一个名字。

最新小说: 神迹之寒冰王座 重生神域 乒乓无双 英雄联盟之全面性战争 [x战警]角色进化史 后梅罗时代 网游之职业托 [黑篮/ALL黑]差点忘记了 这个大清不对劲 泰坦尼克号之年龄不是问题